剧情梗概:大结局
  在大家小孩越生越少的现代社会,私立学校为了保住学生无所不用其极,学生就像顾客一样尊贵,而教师便如薪水阶级一样苦命。在这种情况下,个性十足的松本人志,顶着‘换过50间学校’的光环,主张‘半调子的正义是最恶劣的!’。一和上班族性格的教师中居正广共事,两人便起了严重的冲突…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在十二社学园高中,一向是把结果概括用数字评价;把学生当做客人,教师当成营业职员的高校。但有一天,被评价为最差的2年D组的正担任教师风间大辅(中居正广饰)突然被降职为副职。而前来担任正职的竟然是曾被50所学校解职,“传说的教师”——南波次郎(松本人志饰)。理事长怜子下了命令:“如果 2年D组再发生什么事,两个人一起被解雇。”。更加的是,还命令两人让一直不上学的2年D组的学生哲也马上返校。并规定期限为一星期。随后,南波因自身的不羁强硬个性想出怪招,让男学生们到外面互相斗欧,最后出面迎战的男学生们却从中得到了很大的喜悦。然而这种做法依然为风间所不能接受。另一方面,原本已被风间说服前来上学的哲也再度不来了,事情好象越发困难,该如何解决呢?

第二集

  2年D班又发生大事:这次是同班学生之间用小刀割伤,幸好是外伤没几天就好了。但是风间为了将要在学生间进行的老师好感度调查而非常担心受此影响。

  引起这件事的学生町田小夜子(桔实里饰)是一名极其普通的女生。而受伤的那个叫金泽遥香(大谷美饰),她在小学、初中时一直是班里很受欢迎的女孩。而她的母亲更是PTA的成员和教育委员会的顾问。因此风间劝小夜子向遥香认错,但当小夜子走到她家时看到遥香的脸马上就逃走了。

  准备在学校接待遥香母亲的风间,却因一起去的南波喝得酩顶大醉而失败。感到困惑的风间在和一向支持他们的绢香(永作博美饰)相谈中被提醒应该从小夜子和遥香两者心中的结隙入手。

  不久,和遥香会过面的南波从她们中学时的交换日记中得知了决裂的原因。原来一直被信任的遥香在进入高中有了很大的转变,并开始使用手提电话和有相同观点的300个人建立友情,并以此炫耀,这给内向的小夜子很大的思想负担,最终导致了此次事件。

  读了小夜子的长信后恍恍然的遥香看到南波后想要逃学,却被南波绑着带到了理科准备室。他取下遥香的手提电话,并强迫遥香和“名册”上的300人联络。

第三集

  在电车里发生了一起痴汉骚动事件,“犯人”是风间的同事历史老师佐佐木,“被害者”是2年D组学生由香里。这件事在职员室引起很大反响,若公开事件恐怕会对学园引起负面影响。

  教育委员会发出了紧急视察的通知,理事长池内怜子想起了学校内学生自制制度。计画在2年D班举行“事件”审议,也许这样可以使教育委员会忽视问题的焦点。

  在学生自制会议上,随机抽取12名学生作为“事件”的陪审员审议“事件”。最后以票数决定是有罪还是无罪,其它的学生作为旁听者并有发言权。这次,算上风间和南波一共有14票。在风间说明状况后,他和学生们都决定投“有罪”的票。只有南波一人投了弃权票,他主张对事情作进一步调查。

  怜子利用教育委员的关系,使事件得以拖延。南波抱着关心的态度试着理解佐佐木和由香里的心情。在对佐佐木所持物品的检查中,他判断出佐佐木原来是喜欢由香里的真情,而且他和由香里曾去过情人旅馆。

第四集

  学园的职员室里收到了一封“自杀”的mail,上面写着决定自杀日在7日后。教师们一方面调查写信者是谁,另一方进行加强自杀戒备训练。风间根据自己的观察,认定写这封信的人是自己班上的学生田山(屋良朝幸饰)。他去和学校生活指导员绢香商量对策,但两人都没想到好办法。接替两人的南波说让他好好想一想。然而风间对他的论调露出了极不愉快的神色。但他对田山的说服工作仍以失败告终。

  此时,因受不了精神压力的田山却留下比“决定自杀日”早5日的遗书逃离了家。一下进入紧急事态,风间和南波拼命地查找他。最后,风间在一家未竣工的公寓大厦找到了他。风间搬用“防止自杀手册”中的教条想说动田山,但没有效。正当田山的手掴到南波时,南波拉住他并嘟囔着说:“5天内保证解快!如果失败一起去死吧!”。风间认为这根本是个毫无头绪、毫无计谋的约定。然而第二天,在班级前南波却发表了一个前所未闻的的计画……

第五集

  风间班上的学生森田(椎名法子饰)被发觉并怀疑怀孕,她还说想为了3年级的一个男生而退学。班上的学生要因妊娠而被退学这件事让风间和南波非常焦急。平日时一向主张风险管理的理事长怜子提出给学生分配避孕套的决定。南波认为这样做是亵渎了“性”所以非常反对,教头冈村以森田案件为理由驳斥他。第二天,在教室里南波和赞成发避孕套的风间再次对立起冲突,南波更是把要发的避孕套戳了一个个洞。

  随后,被错认怀孕的森田割腕自杀了,所幸的是只是外伤。风间和南波一起去医院看她,然而森田又从医院逃了出来,风间慌忙地追赶她。森田问风间:“人生是什么?”“人为什么必须被生下来?”等等。风间胡乱地说:“不管是还是非也应该自杀!”。但是马上森田就揭穿了风间的谎言。

第六集

  校内的女子更衣室里发生了女生内裤被盗事件,从察看了现场留下的学生手册后,风间班上的学生森田被叫到了办公室。森田是高中校际比赛优胜候补陆上部成员,而且成绩在整个学年非常优秀。风间和绢香为了此事追问森田,不料森田很爽快的承认是他干的, 但随后森田的同班同学田中被叫来问话引起职员室大轰动,田中是学年成绩最差的而且还有“作弊”的前科,理事长怜子指示他们处分田中。

  听了这些话第一个担心的就是南波,浅井(竹中直人饰)悄悄提醒南波这可能是用女生们的内裤换钱。在测验中南波抓到了窥视森田的答案用纸的田中,上面有收集女生内裤的指示。但是从浅井的索赔中南波判明田中拿来的都是全新的内裤。随后,南波到森田家,在听了事件经过的风间和绢香面前再次追问森田。可是,这时在被盗的女生内裤、手绢、靴上,发现了……

第七集

  学校的食堂发生了料理混入异物的骚动,这个食堂是有山村银子大婶负责的。教头冈村废除了和银子的契约,主张应该要加入新的规定把它变成联营企业。但是南波主张学校食堂应以提供廉价美味的食物为命脉,因此对这个猛烈反对,而银子自己在职员会议为疏忽大意而道歉。

  第二天,学校里发现了“让这个店破产”的贴文。这个贴文上注有犯人的代号“2678”,理事长怜子担心把料理混入异物的主脑是2年D组的学生,所以指示风间和南波调查。因为犯人署名“2678”,所以南波也猜测是他的学生们干的并质问他们,但没有反应。

  这时,在现场看到银子行动的绢香察知犯人可能就是银子她自己。结果从银子的谈话中得到了映证:原来“2678”是银子的孩子出产时的体重,而在他小学1年级时,银子和丈夫离了婚后被其前夫带走了。虽然,绢香千方百计用自身的亲情体验想让银子大婶说出实情,但她依然保持沉默。随后,学生们的资料分析结果出来,犯人的真实身份要揭露了,南波要对学生们公布这个“名字”时……

第八集

  风间和南波为了学校创立的记念祭而要表演相声,在和绢香相谈时觉得胃痛,在去医院就诊时,听到了医生们的谈话,知道了自己班上的学生河村悠里(黑泽优饰)得了末期癌症。绢香在做实习时,弟弟也和悠里一样得了同样的病而死去。当时因为只考虑如何治疗,而使弟弟受了很多痛苦。为此,想起过去的绢香决定与其让悠里忍受痛苦的治疗不如让他开开心心过以后的日子,所以擅自带他出去兜风。但由于病魔的折磨令悠里行动受到束缚,而且对死感到日益恐惧。

  这时,悠里因无照驾驶而入院,风间和南波因此知道了实情。他们和绢香一起去医院探望他。绢香因见自己对此一无所为而失去了再任生活顾问的信心。见到这种情况的南波怒吼喝了他们,当在被问到:“人为什么而活着”时,南波大声回答:“是为了能开心地笑!”并质问悠里是选择笑着死还是哭着死?两人约定,在学校的记念祭上悠里一定参加一定要大声地笑!

第九集

  2年D组来了个新的转校生沙村浩辉(石垣佑磨饰),因为其成绩优良所以风间很高兴地认为这次班上的分数肯定会在平均分以上。然而,没想到浩辉和风间的想象完全不同:因为钱和暴力同学生们起冲突;妨碍老师授课;在教室里放上动物的死骸;在教师的车里放火。

  在以前工作过的学校了解到浩辉情况的南波并没因此乘机挑波,而是向风间提出见议!但风间还是因受不了浩辉的傲慢而动手打了他。这次骚动引起了理事长怜子的注意,风间被迫到浩辉家去谢罪。在浩辉家里,他的父亲一目了然就是个无赖,不分缘由的就打风间。

  第二天,受到父亲庇护的浩辉假借其它同学的口把风间叫了出来,并向他刺了一刀。被刺在脚上的风间一时不能动弹。此时,南波和绢香赶了过来,看到他俩的浩辉急忙把刀扔掉。并以“玩笑”“少年法”“小孩子”为自己辩护,而气愤地“南波老师”开始出手了……

第十集

  2年D组的教室里,风间的一个学生带来一个丝带绑着的厚纸箱。担心里面藏着是南波的保龄球的风间把手指插进箱子的洞里想探个究竟,但箱中发出的发响让他吓了跳,原来里面放着炸弹。

  犯人试着在楼下引爆,并言明箱内炸弹的爆破效力比这强1000倍。风间决定要学生们马上躲避起来,但拿着爆破装置的犯人命令道不许D组班上的任何一个人动一下。犯人通过藏在教室里的摄录机监视着学生们的举动。感觉到D组异常的其它班上的学生们开始发生混乱恐慌。理事长主张马上报警。

  此时,犯人的身份渐渐清楚了,他也是个在学校对校方欲求强烈不满的19岁青年高部史郎(松山幸次饰),而且曾是风间的学生。事态似乎越来越严重,此时,“传说的教师”南波上场了……

第十一集

  监禁爆破事件结束后,南波从学校出去后就无故不见了,因此被记缺勤3天。风间随即被“官负原职”重新担任班主任。可是,因班级修学旅行150万圆教头冈野命令风间搜索南波的住所。

  风间领命去调查,拜访了不动产屋,渐渐地产生疑窦。因为“南波”的名字是假的,用他名字填得住所甚至于在警察的户口登记根本没有这个人。随后,风间拜访了南波曾经就职的50所学院,得出到十二学院任教的南波和“传说的教师”南波并不是一个人。

  为了确认南波的身份,风间找到了借钱给南波的人浅井,面对风间的质问他简单扼要地回答:“绝对是!”。然而此时,风间对欺骗自己的南波并不气恼,反而对一直坚持自己顽固主张的南波无比怀念。那么,究竟南波到哪里去了,他究竟是不是“传说的教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