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年轻有为的医生姜智焕和活泼开朗的徐丹菲是一对恋人,到了谈婚论嫁的两个人安排双方父母见面,不料不幸从这一天开始降临到他们的身上。原来智焕的母亲尹顺姬和丹菲的父亲徐有一曾经是一对夫妻,尹顺姬为了让丈夫有出息,省吃俭用地供他读完了大学。不料,徐有一却爱上了富家小姐金熙淑,并与尹顺姬离婚。也许是遭到了报应,当徐有一和金熙淑结婚没多久,家里的生意开始下滑,最终面临了破产。而尹顺姬则隐瞒自己结过婚的事实,嫁给了百般疼爱自己的现在的丈夫,过着富有美满的生活。不料过了二十多年后,儿子智焕竟然带了自己仇家的女儿回到了家,她绝对不能同意这门婚事!

韩剧《纯洁的你》主要人物介绍:
  姜智焕 – 安在模 饰

  徐丹菲!分手的决定由我来定,你要使出全身的力量去抓住我,不要让我放弃你!!

  尹顺姬的大儿子,小儿科医生。全身心保护自己深爱的女人的浪漫男人,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徐丹菲。经历曲折坎坷之后,终于赢得了一直反对他们婚姻的双方父母的同意,与丹菲举行了婚礼。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和丹菲是仇人的后代的关系。

  突然有一天,他的面前出现了他的初恋情人李美珍,智焕和丹菲之间开始产生矛盾,但是两个人消除了所有的误会和不信任,重新拉着手站了起来。

  不料,美珍说出了父母那个年代的秘密,智焕感到脑子一片空白,他们的女儿竟然是自己深爱的丹菲,经过长长的彷徨和痛苦之后,智焕决定遮盖一切真相。

  但是,像地雷般的这个秘密终于在家人之间爆炸,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智焕在两个破灭的家庭中是否放下丹菲的手呢?

  徐丹菲 – 任艺苑 饰

  我绝对不会输!我会亲手割断这一段毒缘。解开父母们的恶缘的人只有你和我!!

  徐有一和金熙淑的女儿,发型师。性格开朗、从不对现在的贫穷感到羞耻,也不怀念过去富裕的生活。与富家子弟姜智焕陷入爱情,虽然遭到双方父母的强烈反对,但是最终仍然与智焕结婚。原本以为开始了幸福的生活,不料婆婆总是对自己不满。今天,丹菲也为了和婆婆尹顺姬成为一家人而东奔西走。

  不只这些,还出现了智焕的初恋情人。而且还带着伤心的秘密要和智焕重新开始,丹菲对智焕的信任完全破碎,两个人的关系陷入危机,但是最终明白了智焕纯洁的真心,两个人重新成为一体。正当丹菲重新看到一缕希望时,美珍暴露了绝对不能说出的父母们的秘密,再次把丹菲逼到了悬崖边。到底丹菲能否克服这场危机,真正成为这个家庭中的一员呢?

  纯洁的尹顺姬!你曾经蔑视我是个脏女人,请你看清我怎么与你的儿子重新相爱吧!!

  李美珍 – 朴探熙 饰

  智焕的初恋情人,新一代明星作家。

  在即将和智焕举行婚礼的时刻消失的神秘女人,美貌和智慧并存,虽然是个孤儿,但是以第一的成绩考入名牌女子大学,成为孤儿院的骄傲。但是交了学费之后,生活费成为问题,结果没有抵挡金钱的诱惑,靠美貌开始在夜总会当招待小姐。

  后来遇到了真心爱自己的男人姜智焕,但是尹顺姬知道了她的职业,她告诉美珍自己会让她留下与智焕的美好回忆,让她安静地离开,结果像一缕烟一样消失。但是对智焕的思念一天天强烈,每天度过痛苦的日子,导致患上了癌症。

  她咬着牙坚持治疗,直到完全康复,她在病床上写的小说成为畅销书,她也一跃变成了新一代的明星作家。担心尹顺姬说出自己的过去,因此没有信心出现在智焕面前。不料却意外知道了两个家庭的秘密,结果她决定破坏丹菲和智焕的关系,而且还在自己执笔的新作里暴露了两个家庭的秘密。

  姜恩焕 – 丹尼安

  尹顺姬的二儿子,父亲公司的服装设计室室长。姜智焕的弟弟,是个非常自私的个人主义者。说好听点是酷,说难听点就是目中无人。从不插手去管别人的人生,同样也绝不允许自己的人生被别人侵犯。但是一直井然有序的他的人生最近却变得一团糟,这是因为他的妻子和大嫂丹菲之间的激烈的矛盾。当然,他也理解妻子,妻子一直都期盼怀孕,已经盼了很多年,但是刚刚结婚的大嫂却是怀孕的身子嫁进来。结果妯娌之间的不和连一向关系亲密的兄弟俩也感到尴尬。看似无法再和解的他们在一场更大的危机中逐渐地握起彼此的手。

  李秀雅 – 任成言 饰

  泰焕的妻子、家庭主妇。性格傲慢,目中无人,因此从学生时代开始一直被朋友们排挤,她

  的唯一的朋友就是丹菲,丹菲是她人生里第一个朋友。

  像丹菲这样的好朋友成为自己的妯娌当然是再好不过了,但是明明知道自己多么期盼孩子,丹菲却怀着孩子要嫁到这个家里来,秀雅因此和丹菲产生了矛盾。

分集剧情:
第1集

  丹菲站在发型屋的玻璃门前忙着打扮,之后急忙跑出去,她坐上智焕的车去见他的父母。正在百货店购物的熙淑和俞熙看到有个女人大喊着抢老公的狐狸精的话后吓得蹲在地上。熙淑失神地走过停车场,正勇和顺姬乘坐的车从她的身边迅速开过。

第2集

  在富丽堂皇的智焕家里,正勇对顺毕和顺姬说着未来儿媳妇丹菲。顺姬埋怨顺毕怎么能一直瞒着自己,顺毕告诉她因为女方家的条件不好,所以自己也没想到会真的结婚。正勇说结婚不是条件,比起二儿媳妇自己更满意丹菲。智焕把丹菲送到家门前,难舍难分两个人拥吻起来。

第3集

  正勇和顺姬一起喝红酒庆祝结婚纪念日,正勇给忘记结婚日的顺姬送项链。顺姬告诉正勇等到两个人一起去另一个世界的时候自己会告诉他一件事情,说完露出悲伤的表情。在正勇的保安室里,俞一从钱包里拿出20多岁时的顺姬的照片,之后俞一和正勇坐上了同一个电梯。

第4集

  熙淑见到顺姬后心情变得复杂,丹菲担心在百货店突然失踪的熙淑,四处寻找她,看到熙淑在家里独自喝红酒,生气地问她去了哪里。熙淑看着真心担心自己的丹菲,红着眼说自己不是个好人,没有资格得到这样的关心。

第5集

  正勇和俞一喝醉,俞一坐出租车来到正勇家的门前,突然感觉看到了顺姬,随即又想可能是自己喝醉看花了眼。他慢慢地从钱包里拿出顺姬的照片,陷入了回忆当中。在双方父母的见面礼上,顺姬和熙淑看着对方,当看到随后走进来的俞一,顺姬突然感到呼吸困难,随即晕倒过去。

第6集

  丹菲和智焕在医院里担心地望着入睡的顺姬,正勇忐忑不安地来回走动。顺姬在医院的角落里望着远处的风景流下眼泪,见丹菲和智焕走过来,突然身体晃动。丹菲赶紧扶着顺姬,但是被她冷冷的推开,丹菲呆呆地看着顺姬的背影。

第7集

  正勇表示重新定双方父母见面的日子,他给有一打电话,心情复杂的有一慌张地接电话。顺姬为自己欺骗正勇这么久而感到难过,但不知怎么说出实情,顺毕告诉她没有必要为那些人这么伤心,只要大家都不说,可以一直保守这个秘密。

第8集

  有一犹豫后给顺姬打电话,久违的两个人面对面地坐了下来。顺姬冷冷看着有一,用嘲笑的口气说他怎么有脸还敢见自己。顺姬怒视着说天塌下来也不会和他成为亲家,自己出来见有一是为了了断这件事情。

第9集

  丹菲怀疑自己怀孕。顺姬望着担心自己的丈夫,犹豫着说不说出实情,但又想起顺毕说的绝对不能说出的话,仍没有说出来。

第10集

  顺姬告诉智焕他和丹菲的生辰八字不合,让他和丹菲分手,顺毕在一旁也帮着顺姬。智焕说不会因为生辰八字这种事情放弃人生伴侣,顺姬看着智焕的态度,强硬地告诉他如果真的那么想结婚,就先杀了自己。

第11集

  有一生气地告诉智焕自己之前已经拜托他不要让自己的女儿流眼泪,但是还没有结婚就已经让自己的女儿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他告诉智焕自己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熙淑听到丹菲被顺姬冷落的事情,她把这个事情告诉有熙,开始怀疑有一和顺姬单独见面的事情。

第12集

  智焕告诉顺姬自己放弃了即使得不到妈妈的同意也一定要结婚的想法,哪怕是几十年也会一直等到顺姬同意为止,如果那时候自己的爱情仍没有改变,希望顺姬能祝福自己。熙淑怒视着有一问他和顺姬见过几次面,有一犹豫了一下,之后坚决表示自己没有偷偷摸摸地和顺姬见过面。

第13集

  正勇和有一见面,回来后告诉顺姬丹菲的父亲强烈反对这门婚事,看着感到遗憾和失落的正勇,顺姬告诉他有一给警察局打电话告自己的儿子的事情,说着顺姬的眼泪流了下来。丈夫的忌日当天,有熙带着新星来到奶奶的家,却被奶奶赶了出来,新星见状大哭起来。

第14集

  丹菲在智焕的公寓前等着智焕,顺姬一边推着冻得发抖的丹菲一边大喊着让她消失。有一拉着丹菲的手刚要离去,这时面容憔悴的智焕出现,说自己不会等到父母的想法改变,决定要立刻结婚。丹菲回到家后对有一说比起智焕在自己的家里遭遇的变态狂待遇,自己的这点委屈算不了什么,有一听后生气地打丹菲的耳光。

第15集

  丹菲从姑姑那里听到熙淑去见顺姬的事情,她急忙跑到约定的场所,顺姬把装着钱的信封递给熙淑,告诉她这些钱足以让丹菲离开自己的儿子。丹菲知道顺姬把钱给了自己家人的事情后,流着泪对智焕说不要让自己再这么痛苦下去。

第16集

  智焕从报纸上看到美珍回国的新闻,他颤抖着把报纸撕掉。智焕回到家后把装有钱的信封还给顺姬,问她为什么这么做,顺姬告诉他是为了让丹菲离开智焕,智焕说与美珍分手后最艰难的日子里,是丹菲带给了自己希望。智焕和丹菲一起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在那里遇到了美珍。

第17集

  丹菲在婚礼上从智焕的朋友那里听到智焕曾有过差一点订婚的女人的事情,她怒视着智焕质问他为什么没有事先告诉自己,智焕回答说是一个不愿意回想起来的记忆,打算时机合适的时候想告诉丹菲,丹菲听后提出分手。

  智焕喝醉后被恩焕扶着走进家,顺姬走进智焕的房间,看到丹菲发来的短信后悄悄删除。

第18集

  丹菲来妇产科检查,听到自己已怀孕五周的诊断后大吃一惊,在她走出医院等待区的瞬间顺姬走进来。丹菲和美珍一同坐上去往智焕的小儿科的电梯,并在同一层出来。手机没有电的丹菲借护士的电话,但是一直打不通。

  美珍看到手拿着婚姻登记文件喝醉的智焕,她开车把智焕送回家,正巧遇到在家门口等着智焕的丹菲。

第19集

  智焕和美珍面对面地坐着,智焕告诉她如果失踪的时候告诉自己患了癌的事情的话,自己也不会这么憎恨过美珍。美珍告诉他已经完全康复,并表示想重新回到过去,但是智焕告诉她自己有了深爱的女人。智焕接到护士的电话,同一时刻,丹菲在妇产科的手术室里颤抖着上了手术台。

第20集

  熙淑在丹菲的房间里发现了妇产科预约证,她追问丹菲,丹菲流着泪告诉她智焕以为自己做了流产。有一和正勇在公司里相遇,两个人互相对丹菲和智焕分手的事情表示歉意。顺姬来到孤儿院地给孩子们洗澡。

第21集

  丹菲被熙淑强行拉到妇产科,丹菲在中途逃跑的时候遇到秀雅,秀雅知道丹菲怀孕的事情后生气地说她背叛了自己。丹菲流着泪说自己很后悔,秀雅生气地告诉她如果那么后悔就去打掉孩子。在智焕的小儿科门前,丹菲看到依靠在智焕肩膀上的美珍,忍不住咬住嘴唇。

第22集

  有一知道丹菲怀孕的事情后,充满歉意地表示都是自己的错,不应该逼两个人分手。顺毕想起姐姐做的胎梦,并说起丹菲的事情,感到不安的顺姬决定去确认。

第23集

  有一跪在顺姬的面前请求她帮助自己的女儿,美珍喝醉后问智焕和他先相爱的人是自己,现在智焕为什么要为别的女人而伤心。丹菲流着泪看着超音波照片,自言自语地说一定要遇到比自己更好的母亲。

第24集

  有一恳求顺姬同意孩子们相爱,突然看到了顺姬手上的疤痕。顺姬问有一知不知道两个人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并表示一定不能让智焕知道真相。顺姬来找丹菲说一直想和她一起吃饭,吃完饭后带她来到妇产科。

第25集

  丹菲在妇产科里甩开顺姬的手,坚决表示自己不会打掉这个孩子。恩焕把丹菲怀孕的事情告诉了智焕,还说出妈妈带着丹菲去妇产科事情。智焕跑到妇产科,但是不见丹菲的踪影。

第26集

  智焕给孩子起了彩票的胎名,正勇说起智焕小时候的事情,说当时只期盼孩子健健康康。正勇对顺姬说该宽容地对待怀了孩子的儿媳妇,之后安排与丹菲的父母见面。

第27集

  顺姬告诉顺毕想起怀上孩子的丹菲自己也觉得应该让孩子们结婚,但是反过来又想到结为亲家的人就忍不住怨恨。美贞来找顺姬说自己的梦想被破碎的原因都是因为她,表示要重新和智焕开始。

第28集

  丹菲劝智焕回家看看父母,说腹中的孩子会学他的不孝。智焕告诉顺姬自己想得到幸福,顺姬终于答应了智焕。丹菲对熙淑说自己疯狂地想和智焕在一起,熙淑告诉她如果真的那么喜欢智焕就和他结婚。在顺毕的造型屋里,一名VIP客人的手表丢失,柔熙受到了怀疑。

第29集

  智焕和丹菲彼此去见了对方的父母,并开始发结婚请帖。顺毕看到夹在一群模特当中跳舞的柔熙,于是提议她来自己的发型屋工作。秀雅给在不孕治疗中心认识的孩子买玩具,并和孩子一起玩球,不料被孩子的妈妈误会成诱拐犯。

第30集

  丹菲来找秀雅表示想和她重新回到过去的样子,但秀雅仍冷眼相对。丹菲和智焕巧妙安排让熙淑和顺姬相遇,不料两个人却为婚后分家的问题吵了起来。

第31集

  新年智焕全家人玩尤茨游戏,丹菲被秀雅扔出的尤茨打中鼻子后流血。看着全家人紧张地问丹菲的情况,感到不快的秀雅忍不住对恩焕发火,怂恿他向父母提出让智焕分家。

第32集

  丹菲的奶奶正善知道了智焕家曾经反对过丹菲的事情,担心丹菲的奶奶拜托智焕一定要让丹菲幸福。丹菲和智焕的婚礼当天,正善知道了丹菲的婆婆就是顺姬的事实。

第33集

  正善知道亲家母就是顺姬的事实后受不了打击而晕倒过去。顺姬在婚礼上发现了美珍,她指责美珍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厉声让美珍立刻离开。熙淑在洗手间里遇到顺姬,提出让孩子们婚后分家的事情,并表示绝不能让女儿和自己丈夫的前妻一起生活,正巧被同在洗手间里的美珍听到。

第34集

  丹菲和智焕去度蜜月旅行之前,在机场酒店一边休息一定度过幸福的时光。美珍狠很地把机票撕掉,表示自己绝不能就这样离去,之后安排人去调查顺姬的过去。

第35集

  丹菲去医院做完检查后住院。有一和顺毕一起喝酒,之后把喝醉的顺毕送回家,不料在大门口遇到正勇,正勇热情地拉着有一进屋。喝醉的顺毕叫有一为姐夫,大声地说他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姐姐,正勇在一旁诧异地看着他们。

第36集

  丹菲从医院出院后到双方家里如实告诉了情况,熙顺坚持婚后一定要分家,丹菲告诉她自己想和顺姬恢复到从前亲密的关系,母女俩为此大吵一架。美珍拿到了有一和顺姬的结婚照。

第37集

  正勇表示如果想分家可以搬出去,丹菲表示自己不会分家,秀雅听后内心感到不满。正勇为了让亲家看到丹菲婚后的生活,把丹菲的家人请到了家里。

第38集

  有利来急诊室找晕倒过去的美珍,在美珍的包里发现了顺姬和有一的合影,不禁感到诧异。丹菲偶然接起智焕的手机,电话里传来美珍的声音,说有事情要告诉智焕。

第39集

  秀雅发现自己错拿了丹菲吃的药,她把药全部倒进池子里,被丹菲看到了这一幕。美珍来找顺姬说任何人都有想抹掉的过去,正勇恰巧看到正在大喊着质问顺姬的美珍。

第40集

  顺姬听到美珍患癌的事情后感到心痛,美珍知道智焕去岛上做医疗自愿者后也参加了医疗服务队,想趁此机会把顺姬的过去告诉智焕。智焕边给丹菲打电话边走上了船,一不小心被人碰撞后摔坏了手机。

第41集

  正在打扫卫生的保姆发现掉在丹菲房间里的反光镜,正巧走进来的秀雅让她扔出去。丹菲发现反光镜不见后知道了秀雅扔掉的事情,她生气地告诉秀雅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

第42集

  智焕用力推开突然亲吻自己的美珍,告诉她自己从开始就喜欢丹菲,自己现在比任何人都幸福,美珍问他知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和丹菲幸福的原因。熙淑听到丹菲病了的消息后给丹菲打电话,正巧顺姬接起电话,熙淑上来就指责她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第43集

  秀雅看着丹菲在果汁里放入黄瓜,故意没有把正勇患黄瓜过敏症的事情告诉她。智焕想把在岛上与美珍发生的事情告诉丹菲,但是想起医生说丹菲应避免受到刺激,忍住没有说了出来。

第44集

  顺姬看着有一负责自己家附近的警卫工作后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有一告诉她自己会辞掉这个工作。美珍知道后表示自己还有其他的方法,会一直逼顺姬直到她窘息而死。熙淑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对方慷慨地表示自己会处理,熙淑听后放心地回到家。

第45集

  熙淑被警察认为是交通肇事犯,警察告诉她医院下了对方需要治疗五周的诊断,告诉她丢下这样的人离开就是肇事逃逸行为。正勇听到这个消息后把被害者转到了VIP病房,还安排了监护人。美仁听到有一提出辞职的消息后表示自己会让他亲手撕掉辞职信。

第46集

  有一告诉丹菲自己先支取工资,所以还会继续工作几个月。熙淑找老朋友去借钱,面对朋友们的问候,她谎称自己在海外做投资事业,正在这时遇到了顺姬。

第47集

  顺毕第二天早晨才想起有熙被关在店里的事情,于是急忙跑到店里,看到有熙后一把拥抱她,两个人突然对彼此有了异样的感情。丹菲知道了正勇给被害人赔偿金的事情后表示一定会还给他,正勇告诉丹菲有困难的时候伸出援助才是一家人。

第48集

  丹菲来书店买胎教书,突然发现了美珍的书,正当她小心翼翼地翻开的时候美珍出现,美珍告诉丹菲自己和智焕还没有结束,让她不要太相信丈夫。丹菲和智焕聊完后心情稍微好了起来,这时她接到智焕曾住过的岛上旅馆的电话,对方说女客人把化妆品落在了那里。

第49集

  美珍听到顺姬去了孤儿院的事情后来到孤儿院,在那里遇到了莲实,莲实看到美珍后一把抓起她的头发,骂美珍是个肮脏的女人。美珍告诉莲实她隐瞒以前和别的男人生活的事实,装出未婚姑娘的样子嫁给慧星集团,在一旁的顺姬听后心里一颤。

第50集

  丹菲回想起金护士的当天就从岛上回来的话和智焕说由于没有赶上船全体人员在岛上住了一晚上的话。丹菲假装不知情,对智焕说要把化妆品还给金护士,智焕慌张地表示自己送过去就可以了。正在值夜班的有熙在美容室睡着,喝醉的顺毕倒在了有熙躺着的沙发上。

第51集

  秀雅把自己的衣服扔给正在洗衣服的丹菲,让她帮自己洗一下。不知道秀雅的衣服里有红色笔的丹菲把衣服全部染上了红色。秀雅问丹菲是不是故意让自己被公公教训。丹菲知道了在岛上和智焕在一起的人是美珍的事情,她找到美珍的联系方式。美珍把偷拍到的智焕的照片拿给丹菲看。

第52集

  智焕把美珍叫到医院,质问她给丹菲看了什么,正当美珍给他看照片的时候顺姬走了进来,顺姬看到照片后大吃一惊。回到家后顺姬从电视上看到美珍的采访,知道了书的主人公的名字叫尹顺姬,是关于爱情和灭亡的内容。顺姬来找美珍,警告她如果再不知好歹就把美珍的过去告诉全天下,美珍毫不示弱地回敬说这样的话自己也会告诉全天下的人顺姬是什么样的人。

第53集

  有一在门前看到顺姬和美珍在一起,回想起美珍就是智焕的初恋情人的事情,他问顺姬发生了什么事情,顺姬告诉他不要多管闲事,这时有人把有一和顺姬在一起的一幕拍了下来。

  电视上演着美珍的电视剧,正勇气氛地说主人公和自己的老婆一个名字,还骂着隐藏过去结婚事实的女主人公,顺姬和顺毕看着正勇陷入了沉思。

第54集

  熙淑和有熙出去逛街,正巧遇到了来买顺姬衣服的正勇,熙淑逃跑似地跑了出来,正勇追过来把熙淑挑好的衣服递给她,告诉她购物票在袋子里面,如果不满意就过来换。有熙羡慕地说熙淑运气好,熙淑没好气地说那个女人上辈子积了什么德,会遇上那么好的男人。顺姬看着电视剧越来越感觉美珍似乎知道自己的过去,她给美珍打电话约见面。智焕在一旁诧异地看着忐忑不安的顺姬。顺姬问美珍为什么给主人公起了尹顺姬的名字,美珍回答说自己写的就是顺姬的过去。

第55集

  美珍告诉顺姬是她打碎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想拥有的家庭,现在轮到自己来打破顺姬的幸福,受到打击的顺姬晕倒过去。正勇担心地问顺姬是不是有什么苦恼的事情。顺姬出院后给美珍打电话,美珍告诉她自己已经约了人,顺姬表示自己现在就过去找她,美珍告诉她自己现在在她丈夫的公司。

第56集

  网络上转载这美珍和智焕的亲吻照,题目为‘美女作家任美珍的男友’。智焕和丹菲看到新闻后来找美珍,美珍告诉他们有人偷窃了自己三年前的照片,称自己也是受害者。正勇收到一个包裹,里面放着写结婚视频的CD。

第57集

  美珍告诉顺姬自己不会只给她的丈夫寄去视频,现在出面收拾状况为时已晚。顺姬给有一打电话,留言说一定要接到包裹,但有一没有接到。熙淑在电话里哭着对丹菲说自己去了医院的事情,丹菲在回娘家的时候收到一个包裹。

第58集

  全家人围在一起祝贺顺姬出院,正勇说起顺姬和有一一起喝咖啡的视频,顺姬听后不禁紧张起来。熙淑看到视频后反应激烈,她来找正勇威胁说要揭露顺姬和有一过去是夫妻的事实。熙淑在电话里警告顺姬不要再和有一见面,之后来到正勇的公司。

第59集

  顺姬拜托美珍停止复仇,但美珍威胁说自己不会停止,顺姬告诉她如果这样自己也不会袖手旁观。智焕发现妈妈的手机里全都是和美珍的通话内容,他让顺姬告诉自己实情。

第60集

  正勇在全家人面前问顺姬在遇到自己之前是不是结过婚,众人听后大吃一惊。顺姬急忙说可能是和自己相似的人。美珍为了彻底打垮顺姬来到正勇常去的陶艺室,试图获得他的欢心,顺姬得知两个人见面的事情后更加恐惧。

第61集

  智焕从护士们那里听到剧中主人公的名字叫顺姬,编剧是美珍的事情后不禁感到诧异。美珍把患老年痴呆症而迷路的正善带回家,问正善儿媳妇叫什么名字,见正善回答说顺姬,美珍冷笑着告诉她马上可以见到儿媳妇。恩焕领着在门外一直敲门的正善走了进来,正善径自走到顺姬面前叫她儿媳妇。

第62集

  医院里诊断出正善确实已患痴呆症,顺姬知道是美珍把正善带到家里的事情,她找到莲实拜托她帮助自己。对正善的举动产生疑虑的智焕问丹菲奶奶的故乡是哪里,见与顺姬曾经短暂生活过的村子是一个地方后,开始怀疑顺姬和正善的关系。

第63集

  正善拿着顺姬喜欢吃的食物来找顺姬,顺姬告诉她自己痛过一次就可以了,为什么再次出现来折磨自己,智焕偶然听到了顺姬和正善的谈话。美珍从侦探所的人那里听到智焕跟踪顺姬的事情,于是带着正勇走进顺姬和正善所在的咖啡厅。

第64集

  智焕听到美珍和侦探所人的谈话内容的带子后震惊,他独自伤心地喝起酒,不料与别人发生争执,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智焕没有回家。第二天,丹菲和顺姬来到医院,护士告诉她们有个女人托付了一个袋子,里面有智焕的衬衫和内衣。

第65集

  顺姬告诉智焕自己害怕正勇和智焕伤心,所以只能隐瞒过去,智焕表示至少应该让自己知道真相,然后有自己来决定是否结婚。智焕在房间里看到有一和熙淑的照片,一怒之下扔到墙壁上。顺姬四处打电话拜托取消美珍电视剧里的赞助广告。

第66集

  美珍看到辆车冲向正勇用力推开他,自己却被撞击后晕倒过去。正勇在医院里听到美珍曾经患过癌症的事情。智焕喝醉后对丹菲说想到丹菲是差点让顺姬自杀的人的孩子就痛苦得快要疯掉,丹菲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智焕抱着丹菲说去拿掉孩子。

第67集

  智焕告诉美珍自己决定接受一切,拜托她不要再继续复仇。这时智焕的扣子掉在了地上,美珍给丹菲打电话,说智焕的扣子在她那里,让丹菲拿回去。丹菲问美珍自己丈夫的扣子为什么在她那里,美珍反问她年轻男人来到单身女人的家中能做什么。丹菲一气之下跑去质问智焕。

第68集

  喝醉的智焕被人撞倒后晕倒过去,侦探所的人把他带到了美珍的家。丹菲看到手机上显示了智焕的电话号码,生气地拿起电话,不料电话那头响起美珍的声音,丹菲一口气跑到了美珍的家。美珍冷笑着对丹菲说起顺姬的事情。

第69集

  受到打击的丹菲突然捂着肚子晕倒过去,被紧急送到了医院。美珍听到正勇不知道丹菲住院的事情,于是给他打电话说自己需要正勇的帮助,故意把他叫到了丹菲住院的医院里。

第70集

  正勇知道了丹菲住院的事情,他生气地问智焕怎么不能能隐瞒自己。熙淑对智焕的举动产生疑虑,她告诉有一孩子们好像发生了什么问题,有一来找智焕,问他是不是和初恋情人之间有什么问题。

第71集

  智焕喝醉后来到丹菲的家,对自己刚才的失礼道歉。正勇邀请丹菲的父母吃饭,在饭桌上熙淑说起智焕喝醉后掀翻饭桌的事情,智焕急忙向她赔礼道歉,熙淑告诉智焕这段时间他的举动很奇怪,问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女人。

第72集

  熙淑遇到秀雅,问她智焕是不是有了女人。美珍在医院里听到自己的癌症复发的消息后大受打击,她找到智焕,告诉他自己再也不会去折磨周围的人,哀求智焕陪自己几天。正当美珍强行抱住智焕的时刻,熙淑走进智焕的诊疗室。

第73集

  熙淑生气地去找智焕的父母,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智焕在外面有女人。在智焕和丹菲的解释下全家人才解开了误解,正勇对全家人隐瞒自己一个人而感到失落。智焕和丈人一起喝酒,见丈人仍怀疑自己,终于忍不住说出埋在心里很久的话。

第74集

  正勇来找有一和熙淑,熙淑埋怨正勇没有好好教育好智焕,正勇突然跪了下来,正巧被随后赶到的家人看到,智焕请求熙淑原谅自己。丹菲来找美珍,要求她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家人面前,美珍告诉她智焕身边的位置原本是属于自己的。

第75集

  美珍哀求顺姬让自己和智焕在一起,顺姬毫不留情地让她不要演戏,说自己已经不害怕她去告诉丈夫。熙淑让智焕安排三个人见面,但智焕表示拒绝,熙淑于是拜托秀雅把美珍的电话告诉自己,但秀雅也没有告诉她。正当熙淑忐忑不安的时候美珍打来了电话。

第76集

  有一喝醉后来找智焕,问他是不是为了替妈妈复仇才在外面找的女人,表示自己决不能让丹菲成为复仇的对象。美珍来找熙淑,告诉她丹菲就是在自己的家中晕倒,问她是不是打算一直让丹菲住在那里。

第77集

  秀雅独自去接受第二次试管手术,偶然在电话里知道此事的丹菲来医院找秀雅。恩焕从丹菲那里知道后,对自己在外面风流一事感到自责。有一和熙淑决定把丹菲接回家,见丹菲拒绝回去,于是给正勇打电话。

第78集

  熙淑在陪婆婆去医院的时候遇见智焕,熙淑告诉他自己决定原谅智焕,智焕反问熙淑在原谅自己之前,有没有想过先去找顺姬请求原谅。熙淑告诉他其实自己等于是拯救了顺姬,自己是顺姬人生的大恩人。回到家后熙淑突然想起把婆婆放在医院的一事。

第79集

  美珍告诉智焕自己的病情复发,哪怕当他背后的女人也愿意,智焕冷冷地说美珍的死活和自己无关。美珍跑到顺姬的家里,大声地问她到底和智焕说了什么,随即威胁说要把顺姬的过去告诉正勇。正勇安排人去调查正善和顺姬的关系。

第80集

  丹菲来找美珍表示自己不会输给她,也会守护自己的家庭,突然美珍捂着肚子露出痛苦的表情。丹菲在医院里知道了美珍很难活过三个月的事情。美珍来找正勇说出自己就是差点和智焕结婚的女人。

第81集

  知道所有真相的正勇指责美珍说比起欺骗了自己的顺姬,一直跟踪顺姬并胁迫她的美珍更坏。正勇回到家后问顺姬是不是曾经结过婚,顺姬开始说起自己的过去。正勇问她现在是不是还和那个男人联系,顺毕在一旁说那个男人早已死去。

第82集

  丹菲跑去告诉美珍自己对她既憎恨又觉得可怜,之后拉着美珍要去医院,美珍用力甩开丹菲,失去重心的丹菲从楼梯滚了下来。医生告诉丹菲婴儿的心脏跳得很弱,而且出血不止,需要做手术。熙淑发现站在一旁的美珍,拽着她疯狂地问是不是她把丹菲弄成这个样子。

第83集

  美珍告诉顺姬自己会去医院接受治疗,顺姬告诉她一定要健康地站在自己的面前,美珍问她自己做了那么的坏事,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担心自己,随后对顺姬说出对不起。顺毕趁大家去餐厅为正勇庆祝生日的机会,带着有熙回到家,并送给她一件衣服。

第84集

  正在换衣服的有熙与回家取资料的正勇相撞。秀雅终于成功怀上试管婴儿,她高兴地告诉恩焕自己现在能原谅他的任何过错,恩焕说出自己曾去一个女人家里过夜的事情。

第85集

  正勇在朋友的聚会上听到丹菲的母亲曾是太星集团的独生女儿,并且还抢过有妇之夫的事情。越来越感到奇怪的正勇问顺毕顺姬的前夫的死因,随后安排丹菲的娘家人一起吃饭。丹菲来到美珍的家,看到空荡荡的房子,内心不禁感到失落。

第86集

  两个家庭在尴尬的气氛下吃饭,熙淑对有一说应该和顺姬多亲近一下,喝醉的有一邀请顺姬来家里做客。有一趁正勇起身离开的时候,对顺姬说怎么能把过去的事情告诉丈夫,说正勇已经知道了自己是顺姬前夫的事情,这时正勇在一侧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第87集

  正在看房子的熙淑对智焕说智焕夫妇答应只在他家住一年,也该准备一个和自己和有一住的房子。还说亲家那么有钱,怎么能让丈人当警卫,如果自己是正勇,就会拿出一个分店让有一来管理。

第88集

  正勇听到有一急忙和别人交待工作后出去,顺姬也去了酒店的话后陷入沉思。正勇问熙淑当看到视频的时候为什么会怀疑两个人的关系,熙淑回答说看着他们偷偷通电话,也背着自己见面,所以才会怀疑。

第89集

  正勇在家门口看到有一拉着正要进去的顺姬,他拽着有一的领子走进屋。正勇用力推开有一,愤怒地指责两个人欺骗了自己,顺姬乞求正勇的原谅。有一也对正勇说对不起,请求他不要为难丹菲。

第90集

  正勇拿着高尔夫球杆跑到丹菲的家,正善和智焕阻止了要打有一的正勇,正勇打碎家里的东西,告诉有一这是之前他玩弄自己的代价,之后留下一张支票后走出去。有熙听到医院可以免费打预防针的话后来到医院妇产科,在那里知道了吃惊的事实。

第91集

  有一看着跪着流眼泪的丹菲感到心痛,正勇让司机把丹菲送回去。有一拉着丹菲回到家,让她一步也不要离开。熙淑说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武器,最终正勇那边会比自己更着急。顺姬艰难地说出真相,正勇问她智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第92集

  熙淑听到正勇给儿子们买下公寓的事情,她充满期待地说丹菲住在那里反而会更容易分家,今后自己和有一也可以和孩子们住在一起。熙淑告诉智焕决定随从丹菲的意见,他们分家后住在一起,智焕告诉她自己还没有和岳母住在一起的准备。

第93集

  智焕表示既然爸爸不相信,干脆去做亲子鉴定。熙淑从秀雅那里听到此事后问有一有没有什么事情隐瞒自己,过去顺姬是不是真的流产过。正勇做完亲子鉴定后喝醉回到家,他问顺姬有没有最后要对自己说的话,顺姬淡淡地提出了分手。

第94集

  正勇听到顺姬提出离婚,于是问全家人的意见,正善让有一和熙淑去道歉,熙淑告诉她自己已经做到了该做的事情。顺姬告诉正勇从现在开始智焕不是他的儿子,正勇愤怒地拉着顺姬来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楼顶上。

第95集

  有熙诧异地看着准备搬家的熙淑,熙淑告诉她智焕有他名义下的公寓,丹菲分家后会和他们住在一起。顺毕买下了有熙工作的美容室,告诉她要在小房子里重新出发。正勇在熙智的工作间喝醉后睡着。

第96集

  熙淑来找顺姬问是不是要离婚,还说要赶快安排让丹菲夫妇分家一事,在一旁看不下去的丹菲假装腹痛,带着熙淑回家。有一在电话里告诉顺姬如果离婚丹菲会更加难过,随后问她是不是对自己还有一丝留恋。顺姬挂完电话后深思一会儿,随后跑到有一的家。

第97集

  智焕来接喝醉的顺姬,回到家后顺姬对正勇说自己最失望的就是他怀疑了儿子。正善表示自己要代替顺姬接受惩罚,留下遗书后失踪。

第98集

  有一在警察局里听到有人见过正善,于是跟随这个人去找正善,不料这个人告诉他只要在这个地方祈祷就会找到失散的家人,有一一怒之下狠狠揍了这个人。智焕拜托正勇找正善。有一来找正勇请求他的原谅,正勇拉着他来到一个地方。

第99集

  熙淑告诉正勇应该遵守分家的约定,智焕听到熙淑的事情后大喊着让有一从自己眼前消失,告诉他自己是因为爱着丹菲才忍到现在。正当智焕转身奔跑的时候,一辆货车向他飞驰而来。

第100集

  正勇接到事故消息后跑到医院,医生告诉他有一护住差点被货车撞倒的智焕,自己却深受重伤。熙淑和正善也来到医院,正勇让丹菲回家休息,之后和顺姬一起守护智焕。丹菲听到智焕醒过来的消息后高兴不已,秀雅在一旁不忍告诉她有一受伤的事情。

第101集

  医生说有一的手术结果并不理想,很难熬过今天。智焕看着不知道父亲病重的丹菲,告诉她要去一个地方,随后带着丹菲来看有一。有一艰难地睁开眼睛对家人说了对不起之后闭上了眼睛。

第102集

  熙淑抓住智焕说他抢走自己的女儿还不够,现在还抢走了丈夫。熙淑给顺姬打电话质问是不是她让儿子来抢走自己的女儿和丈夫,发誓要让顺姬不得好过。

第103集

  正勇告诉顺姬30年的岁月怎么能说分手就分手,如果她给自己一点时间,也许还能回到顺姬的身边,顺姬听后受到感动。熙淑喝醉后来到顺姬的家,问是不是故意让智焕和丹菲结婚来对自己复仇。回到家继续喝酒的熙淑被一身医院装束的男人们拉走。

第104集

  智焕为了丹菲想分家后和熙淑一起生活,正勇把丹菲叫过来,让她分家和妈妈一起生活,顺姬在一旁反对,正勇对顺姬说连智焕也在努力地想去原谅,自己也想原谅顺姬,顺姬听后说不出话来。

第105集

  熙淑来到正勇的公司,告诉他顺姬一直没有忘记有一,还对会议室里的人说社长夫人和前夫结为亲家,他们的社长几十年来一直被妻子蒙在鼓里,让他们要好好安慰社长。顺姬拜托莲实寻找照片中的花店。

第106集

  熙淑看到熙智拥抱正勇的一幕,于是邀请她一起喝茶。熙淑告诉熙智自己的亲家母不是一般的女人,让熙智帮助正勇。熙智找到顺姬,告诉她自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正勇痛苦的样子。

第107集

  顺姬来到顺毕的美发屋,在那里知道了有熙怀孕的事情,顺毕告诉她自己为了姐姐放弃过一次幸福,现在自己想找回幸福。顺姬来到正勇的公司大厦前,迟迟不敢走进去,这时看到熙智和正勇从里面走出来。熙淑对正善和有熙说现在彼此都是陌生人,让她们离开自己的家。

第108集

  顺姬给正勇留下离婚书和背心后离开了家,丹菲来找顺姬,顺姬告诉她不要对自己有罪恶感,让她和智焕幸福地生活。顺姬学到了做糕点的技术,开了一家糕点店。开业当天从莲实那里拿到了花店女人的地址,于是去找花店。

第109集

  顺姬见到小英,对了解自己过去的小英感到好奇。熙淑告诉正勇打算让丹菲离婚,让他支付赡养费,正勇毫不犹豫地同意。看到高兴不已的熙淑,正勇告诉她自己已经找律师咨询过,反过来要向熙淑要求支付赡养费。

第110集

  熙智告诉正勇自己比原定计划要早回纽约,让正勇和自己一起去。有熙和顺毕来到顺姬的店铺,顺姬劝两个人如果想生下孩子就赶快去登记结婚,等过段时间再告诉家人。熙淑从顺姬那里听到有一在外面有女人的话,于是翻起有一的遗物找照片中的花店。

第111集

  小英来找顺姬,告诉她自己和丹菲一样对真相一无所知,这时熙淑闯了进来,大喊着说她们串通好欺骗自己。熙淑把丹菲叫到家里,告诉她顺姬收买了一个女人来当爸爸的情妇,受到打击的丹菲来找顺姬。

第112集

  熙淑听到有一把保险金全部留给小英的事情,她怒气冲冲来到花店乱砸店里的花盆,最后被警察抓走。丹菲到警察局带走熙淑,随后来到小英的花店送赔偿花盆的钱,丹菲流着泪告诉她自己很想骂她,但是这样做等于在骂自己的妈妈。

第113集

  顺姬跑去追没有拿零钱的客人,看到那个人把糕点递给正勇。熙淑让有熙和正善从家里搬出去,丹菲从熙淑那里听到她赶走了正善和有熙的话后来找顺毕。顺姬听到此事后也大吃一惊,熙淑来找顺姬要保险金,顺姬告诉她自己最后再给她一次机会。

第114集

  顺姬提出保险金的事情,让熙淑把正善和有熙接回家。被赶出来的正善在三温暖睡觉的时候患上重感冒,顺毕在一旁细心照料,他问正善想要什么样的女婿。熙淑接到房东的电话,告诉她房子的合同到期,让熙淑赶快腾出房子。

第115集

  丹菲知道了正勇要去纽约的事情,她对正勇说起有一,告诉他不爱一个人都可以生活在一起,更何况他爱着顺姬为什么要分手。熙淑喝醉后来找顺姬,问她看到自己失去了一切是不是很痛快。正勇想着丹菲的话来到顺姬的住处。

第116集

  正勇告诉顺姬希望她能挽留自己。正善听到顺姬已经同意顺毕和有熙在一起的话,高兴地表示要正式见一见顺毕。智焕四处寻找熙淑,在一个酒吧里发现了她。回到家后熙淑哭着说有一的一半人生给了顺姬,另一半给了花店的女人,却没有给自己留一点位置。

第117集

  熙淑痛苦着喊自己的腿不能动,医院诊断熙淑是中风初期。智焕告诉她自己会治好,让熙淑相信自己。丹菲接到智焕的电话后跑回家,听到中风的消息后大吃一惊。丹菲送走去纽约的正勇后回到家,突然感到一阵腹痛,这时正巧接到正勇打来的电话。

第118集

  丹菲早产生下了孩子,恩焕和顺毕劝正勇不要去美国。智焕安慰熙淑说自己虽然也是早产儿,但一直很健康,熙淑流着泪告诉智焕一定要治好自己,让自己亲手抱一抱孙子。丹菲对正勇说好像孩子是为了留住正勇才会急着出来。

第119集

  正善看着因有一的出轨而难过的熙淑,后悔自己曾经冷对熙淑,她流着泪告诉熙淑自己会用余下的时间来偿还儿子犯下的罪。顺姬为曾经欺骗了正勇的事情请求他的原谅。有熙和顺毕在众人的祝福声中举行了幸福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