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敏珠是电视台新进主播,与富家子弟俊成陷入爱情,并成功演绎了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原以为是自己的人生是圆满结局的敏珠婚后才发现灰姑娘的现实生活并不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从小失去父亲的敏珠随着改嫁的母亲组成了新家庭,这种特殊家庭一直是她的自卑。本剧通过看似正常、优雅的家庭和在外人眼里不正常、不优雅的家庭的对比,将告诉观众真正的家人的意义。

韩剧《玻璃之城》主要人物介绍:
郑敏珠 – 尹素伊 饰

  26岁、毕业于首尔有名的Y大学的英语系,经过两次失败,艰难地成为JBC电视台的新人主播,为了出人头地付出很多努力,但幸运之神好像总是不眷顾她,经历了很多挫折和失败。很小的时候父亲去世,母亲改嫁。虽然在继父和弟弟们面前从不露色,但是不同于别的家庭的家人关系对敏珠来说是个伤口,内心深处有着自卑心理。

  一次现场报道新闻的经历让她成为晚间新闻的主播。常被上司锡振训斥,但是从锡振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开始从内心尊敬他,这种尊敬最后演变成了爱情,但是知道锡振是有一个女儿的单身爸爸的事情后,没有表露自己的感情。

  突然有一天,她的眼前出现了骑着白马的王子 – 俊成。开始的时候反感俊成,两个人不停地争吵,但不知不觉被他吸引,到了举行婚礼的地步。敏珠向公司提出停薪留职申请后,按照婆婆仁庆的指示认真接受成为上流社会儿媳妇的训练。开始的时候她沉浸在幸福之中,她担心一觉醒来一切都是梦,所以没有时间去考虑娘家的人。但是幸福只是一瞬间,即使敏珠怎么努力都无法赶上大家闺秀佑兰,婆家的人完全无视她的娘家的人,令她感到了蔑视。加上俊成整天忙着工作,见面都很困难。她的外貌越来越华丽,但内心却越来越憔悴和空虚。

  金俊成 – 李镇旭 饰

  32岁、有诚集团的继承人。从小接受作为继承人的教育,但狂热音乐,并跑到外面组成了乐队。每当这时候被父亲召唤回来,他无法拒绝父亲的命令,乖乖地回来继续接受教育。

  二哥的死亡给他戴上了无形的枷锁,从此习惯默默地顺从父亲的指示。性格固执,如果认定一件事情,家里的任何人都无法说服他。

  最大的梦想是成为爵士音乐家,会所有的乐器,其中最喜欢的就是吉他。

  通过几次恋爱明白了自己的条件很难促成平坦的婚姻,即使这样,他也希望能和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因为他了解哥哥和姐姐在战略婚姻下组成了不幸福的家庭,因此拒绝战略婚姻。

  朴锡振 – 金承秀 饰

  37岁、JBC新闻局主播,处事淡然,直接,但内心是个非常温柔的男人。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能力在电视台同仁里受到认可。出生在乡下平凡的家庭,从小崇拜已去世的舅舅,仁淑的丈夫,因此和仁淑的关系也很好。高中时独自来到首尔后住在仁淑家。也自然地和斗亨的家庭来往密切,与死去的武成也是好朋友,与俊成的姐姐俊熙成为恋人。斗亨像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他,但是当听到他要和俊熙结婚的话后,斗亨、仁庆,甚至奎成都态度冷淡,对一直尊重斗亨的锡振来说这是个严重的打击。通过斗亨的家庭他明白了其实自己想加入到他们家庭中并不是因为爱俊熙,而是自己世俗的贪念,他对自己感到羞耻。虽然高兴地迎接重新回来的俊熙,但两个人的感情已成过去。

  真正融化他冰冷的心的人是敏珠,看着热心、单纯的敏珠,开始他只是把她当成可爱的后辈,并发现敏珠的才能,期望她能成为成功的女主播,因此故意在她面前狠狠训斥,不知不觉地对敏珠产生了感情。但想着敏珠和自己的年龄差距,自己还有个女儿,因此虽然明白敏珠对自己的感情,但努力去隐藏感情。

分集剧情:
第1集

  斗亨看着司机递过来的孩子百日照陷入了沉思,随即和仁庆在中餐厅与儿媳妇有兰见面,并安慰她不要过于着急孩子的问题,并把高尔夫球场的会员券递给她。正从外地赶回电视台的新人主播敏珠在路上被堵车,于是把‘9点电台新闻’拜托给同期的艺京,艺京告诉她自己没有时间,让她拜托珠熙前辈帮忙。

第2集

  斗亨给小儿子俊成看孩子的照片,说想给大儿子奎成领养孩子。俊成听后感到不可思议,告诉他最重要的嫂子的想法,斗亨说世事难料,说不定这个孩子会变成俊成的孩子,还意味深长地说从现在开始俊成就当成是自己婚前失误生下的孩子。

第3集

  阳淑知道与第二个男人生下的二女儿慧英在前夫家里过了像保姆一样的生活的事情后,整夜无法入睡。东植在一旁看到后表示给她做足底按摩,但是仍然无法消除阳淑心里的疼痛。第二天因失眠起晚的阳淑走进厨房准备早餐,见慧英已经起来准备好饭菜,伤心的阳淑大声地让慧英赶快进屋。

第4集

  斗亨为了让儿媳妇有兰自然地接受奎成在外面生的孩子,想出了各种方法,他想起小儿子俊成的话,几次想对儿媳妇说出事实,但最后仍决定与亲家见面。

  奎成来丈人家安慰因公公强制领养孩子而伤心的有兰,有兰告诉他自己一直都在过着顺从别人的生活。

第5集

  奎成对有兰说如果不能躲避,就由两个人来一起面对,并表示领养孩子,有兰断然表示自己绝不愿意领养孩子。奎成为了安慰有兰表示自己的父亲和丈人已经奠定了一定的权力基础,当上国会议员之后会挑战选举,并发誓今后自己会成为更加忠实的丈夫。俊成假装在电视台走廊偶然遇到敏珠,告诉她有话要说,之后把她带到西餐厅。

第6集

  敏珠鼓足勇气对锡振表示有话要说,在电视台屋顶上与他见面,见面后却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后分手。俊成在父亲和公司高层面前做了对未来化妆品产业的计划说明会,赢得了一片喝彩声。

第7集

  敏珠告诉俊成自己好像有喜欢的人了,拒绝接受他的追求。俊成说等自己出差回来后也许敏珠会改变心意,期待等自己回来后再确认她的感情。有兰母虽然没有表态,但是知道有兰对领养孩子的事情留下心灵创伤。有兰拿出承河的照片看,发现和奎成长得极为相似。

第8集

  俊成看着敏珠出来的电视节目,告诉仁庆这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不论订婚还是结婚,只要是这个女人自己就会考虑。仁庆来找锡振打听郑敏珠,锡振回答说人不错,但是不是符合仁庆条件的人。锡振把俊成叫出来说起仁庆来找自己的事情,俊成表示自己确信对敏珠的感情。

第9集

  俊成问锡振敏珠在他眼里只是单纯的后辈还是有其他的感情,并表示自己不会让敏珠受到伤害,锡振听后告诉他如果只是给敏珠来带伤口的话趁早放弃。斗亨告诉仁庆俊成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不会给家里带来祸害,如果他想结婚就不要在背后调查。

第10集

  仁庆调查敏珠后发现不仅她的父母经营小吃店,而且家里还有两个不同姓氏的弟妹的事情,她生气地告诉俊成做梦也不要去想和这种女人结婚,俊成痛苦地对仁庆说让自己从杀死武城哥的自责感和要替武城哥尽到儿子孝道的强迫观念中透透气。有兰听到承河是奎成在外面带来的孩子的消息后极力否认,但是开始对奎成的举止产生怀疑,并来医院做亲子鉴定。

第11集

  为了让仁庆消气,斗亨把仁庆在李女士家里看中的茶杯作为礼物送给她,仁庆生气地对斗亨说每次他都能记下自己喜欢的东西并在这种关键时刻送给自己,但是仍让儿媳妇好好保管茶杯。俊成来到敏珠的继父东锡住院的病房,把盒饭转交给阳淑,东锡装模作样地告诉俊成年轻人不能开这样昂贵的车。

第12集

  斗亨给敏珠打电话说明天早晨会派车来电视台,希望在俊成不知道的情况下与她见面,敏珠答应和斗亨见面。但是由于突然接到斗亨的电话而在化妆间丢掉了新闻稿,陷入危机状况的敏珠以机敏的反应和坦率躲过一场危机。锡振知道后第一次称赞她有很高的专业精神。

第13集

  敏珠和俊成在棒球场接吻的场面在网上传开,敏珠被播音组组长和组员们指责。锡振见状在一旁安慰她,俊成也告诉敏珠如果记者再联系就让自己来解决。俊成来会长室找父亲谈判。

第14集

  在酒店的宴会厅正在举行承河的周岁宴,奎成和有兰抱着孩子在各个酒桌上敬酒,两个人看到窃窃私语的亲戚们感到难堪。

  俊成为了躲避记者跟着姨妈仁淑从侧门出去,仁淑让他赶紧结婚,俊成表示虽然斗亨和仁庆天天催着自己结婚,但敏珠有难言之隐。

  当天俊成在珠宝店悉心挑选了钻戒,之后在汉江边上向敏珠求婚。

第15集

  敏珠和俊成在敏珠家附近大声地争执起来,敏珠见俊成坚持要拜访自己的父母而感到生气,俊成不满地表示为什么这么复杂。敏珠故意用嘲笑的口气说因为像俊成这样了不起的男人追求自己,自己也要摆一摆架子,并叫俊成不要期待从自己这里得到真心。

第16集

  敏珠结束和俊成的争论后回到家,她回想起俊成说的“想做一个永远只看敏珠一个人、理解她做的所有事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永远站在敏珠这一边的人 ”的话,激动地流下了眼泪。第二天敏珠去千安出差采访,俊成突然想念敏珠,于是开着车来看敏珠。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俊成,敏珠明白了自己其实在乎俊成。

第17集

  俊成把一个信封递给敏珠的继父东植,告诉他就当作是礼物,并拜托他一定要参加双方父母的见面礼。

  晚上俊成带着敏珠来到一个新房子,告诉她自己想当青蛙王子,一心照顾好敏珠的父母,请求敏珠一定要收下。敏珠听后改变了想法,对妈妈阳淑表示是俊成对父母的一片心意,提议搬到新房子。

第18集

  婆婆仁庆与敏珠见面,问她递没递交辞职信,吃惊的敏珠求她让自己继续工作。仁庆见状告诉敏珠大儿媳妇并不是因为比敏珠差才呆在家里,作为财团的女主人从现在开始要学会扶助丈夫的事业。敏珠绝望地告诉仁庆自己为了当主播付出了很多,这个工作比什么都重要。

第19集

  俊熙在姨妈仁淑的餐厅里遇到锡振,突然她掴锡振一个耳光,流着泪问他是不是过得很好。锡振表情平静地告诉她自己已经抹去了两个人的过去。有兰在丈夫的律师事务所开业典礼上偶然遇到了过去的爱人也是丈夫的后辈亨锡,从他那里拿到了一个信封,里面有承河的亲生母亲也是丈夫曾经的爱人智妍的照片。

第20集

  在俊成的别墅庭院里举行着俊成和敏珠的婚礼,穿着漂亮的韩服的仁庆和有兰、打扮时尚的俊熙、紧张地坐在父母席上的敏珠的继父东植、面无表情的阳淑等人参加了婚礼,包括双方亲戚在内到访的客人不超过三十人。婚礼进行曲响起,敏珠握着东植的手入场,俊成幸福地站着迎接美丽的新娘。阳淑流着泪望着女儿,婆婆仁庆不满地看着阳金。

第21集

  敏珠在给仁庆递茶水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茶杯,仁庆生气地说这个茶杯很贵重。看着仁庆一直拿自己和有兰作比较,而且还说起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敏珠反问她是不是今后什么事情都会这么去比较,并表示这与家庭教育无关。有兰不在家的时候敏珠和保姆要准备晚餐,仁庆让她作出只有有兰会做的连听都没有听到过的沙司。

第22集

  有兰喝醉后对奎成问起承河的母亲,奎成回想起斗亨说的绝对不能承认的话。阳淑精心准备了米糕后送去敏珠那里,敏珠在电话里告诉她仁庆看到后很惊叹,说完内心充满歉意。有兰对斗亨说自己想要离婚,斗亨告诉她绝对不能那样,并表示承河和奎成没有任何关系。

第23集

  俊熙告诉奎成自己确信承河就是哥哥的孩子,还说爸爸为了面子和名誉足以把奎成的亲生儿子假扮成养子来领养,自己很同情假装不知情的有兰。奎成听后心情复杂地叹着气。

第24集

  有兰给亨锡打电话表示需要帮助,亨锡露出会心的微笑,说有兰已经上了自己扔出去的钩。仁庆打开从美国寄给俊熙的信件后大吃一惊,她急忙叫来俊熙问起离婚原因。俊熙表示虽然结婚是按照父母的意愿进行的,但是离婚是由两个人来决定的,因为不能给彼此幸福,所以才会离婚。气愤的仁庆把离婚书撕掉,大声地问俊熙是不是想给爸爸和哥哥的脸上抹黑。

第25集

  锡振给俊熙打电话,刚巧仁庆接电话。仁庆把俊成叫出来,告诉他绝对不能离婚,并拜托他说服俊熙。斗亨强调自己为了现在而艰难度过的往事,试图努力让俊熙回心转意,但是俊熙表示自己仍爱着锡振。有兰来找亨锡,见亨锡家的密码是自己的密码后暗自吃惊,从亨锡家里回来后,有兰告诉仁庆今后每周想去参加高尔夫聚会,得到仁庆的应允。

第26集

  仁庆和锡振、仁淑见面,她再次斩钉截铁地对俊熙的事情表了态,并劝仁淑赶快张罗锡振的再婚问题。仁庆在和敏珠、有兰一起吃饭的时候向有兰问候她的家人,被俊熙说了一句。敏珠对有兰说羡慕她得到婆婆的喜欢,有兰则说自己羡慕美珠有个好丈夫。敏珠对俊成说有兰比妈妈更难相处,俊成听后大吃一惊。

  仁淑不愿意锡振因俊熙而遭到误会,她小心地问锡振再婚的事情。俊熙被斗亨拉着去机场。

第27集

  俊熙被父亲斗亨拉着强行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俊成和锡振、仁淑等人为俊熙感到难过。敏珠在婆婆仁庆的要求下去学法国料理,课堂上讲师用法语讲课,敏珠提议用韩文说明。有兰在亨锡的公寓里为他做料理,决心利用亨锡对公公和丈夫复仇,亨锡告诉她自己会帮她。

第28集

  俊成突然想到俊熙可能会在武成的生日那天去埋着武成的地方,于是开车来到了藏骸堂。同一时刻锡振和斗亨也想到此事后接连到达,三个人意外地在这里相逢。

  斗亨对锡振没有忘记武成表示谢意,锡振先行离开。敏珠给锡振打电话说俊成每天晚上被噩梦煎熬,拜托他告诉自己关于武成的死因。

第29集

  下落不明俊熙来到姨妈仁淑的家里,她告诉仁淑自己能来的地方只有这里,仁淑温暖地拥抱俊熙。斗亨劝仁庆再考虑一下锡振的问题,仁庆想起过去对锡振的态度,表示无法接受锡振。

第30集

  有兰看着亨锡扶着喝醉的奎成走进来,不禁慌张起来,不知道两个人关系的奎成对有兰说给亨锡介绍女朋友。俊熙细心给锡振的女儿瑟琦梳头发,瑟琦从俊熙的身上感受到母爱。仁淑担心瑟琦对俊熙产生感情,俊熙告诉她看着瑟琦就想起自己的女儿世娜。

第31集

  斗亨知道了俊熙住在锡俊家的事情后和锡振见面,他告诉锡振如果成为自己的人,今后一定会给他补偿,还表示俊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锡俊也有责任,让他说服俊熙回家。锡振告诉俊熙不想再被别人误会,让她收拾行李后回家。

第32集

  正在做社工的敏珠因父亲的忌日要回娘家,仁京告诉她自己会处理,敏珠既然已经嫁出去了,就不应该再去。

  斗亨告诉仁京今后奎成要从政的话,需要控制舆论媒体,打算要买下电视台。斗亨还对俊熙说自己会答应所有的事情,但是让锡振回心转意是俊熙要做的事情,让她把锡振带回来。

第33集

  锡振告诉俊熙自己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但是自己短暂地爱上了别的女人,因为这个女人自己可以完全忘记俊熙,也知道了向前走比回到过去更容易的道理,如果俊熙选择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别人的话,会更容易一些。敏珠回娘家参加忌日,仁庆生气地大喊着说自己没有像她这样的儿媳妇,让敏珠立刻出去。

第34集

  俊成看着伤心难过的敏珠,请求仁庆要不让敏珠重新回到电视台工作,要不允许分家,但是仁庆表示绝对不会原谅,俊成毅然收拾行李后回到丈母娘家。

  仁庆大哭大闹着说没有给儿子娶对媳妇,阳淑看着拿着行李出现的女婿,不安得不知所措。

第35集

  俊熙来到锡振的家里,和涩基一起折千纸鹤,告诉她折一千只千纸鹤,愿望就会实现。涩基听到后祈祷让俊熙成为自己的妈妈,认真地折起千纸鹤。奎成想撮合俊熙和亨锡,于是约了有兰、俊熙、亨熙三人,有兰看到亨锡后大吃一惊。

第36集

  敏珠提议一起吃早餐,仁庆生气地说现在是不是连公公也要听敏珠的话。有兰给仁庆看承河的脚趾,说和奎成的脚趾长得一模一样。仁庆看着遗传的脚趾,质问斗亨是不是他的孩子,见斗亨强烈否认,于是开始怀疑奎成。JBC电视台决定派珠熙去研修,内定敏珠为新闻节目的新主播。

第37集

  敏珠看着同意自己回娘家的仁庆感到诧异,她给阳淑打电话说要回家,阳淑告诉她不用来,东植在一旁问她为什么不让女儿回来,阳淑说以后敏珠在自己的女儿之前更是那家的儿媳妇,所以今后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锡振想着祈祷俊熙成为妈妈的涩基,他对仁淑说也许就像仁庆说的那样,没有比俊熙更适合自己的对象。

第38集

  奎成开玩笑地对亨锡说感觉他好像故意接近自己,大吃一惊的亨锡急忙辩解说一直想和奎成成为好朋友。这时亨锡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上面出现‘有兰’的名字,亨锡惊慌地把酒瓶碰倒。奎成问亨锡是不是有了女朋友故意欺骗自己。

第39集

  奎成从李司机那里听到中午去亨锡公寓的女人就是有兰的话后震惊。仁庆劝俊熙去留学,俊熙告诉仁庆要和锡振重新开始,表示自己现在很幸福,吃惊的仁庆来找锡振,嘲笑着问锡振是不是因为会长要送给他大礼,所以才改变了初衷要重新和俊熙发展,锡振强忍住怒气回答说这一次只考虑了自己和俊熙。

第40集

  俊成接到有兰在亨锡公寓里的消息后震惊,还知道了告诉有兰关于宋智妍的事情的人就是亨锡的事实,他来找亨锡说起双重合约和宋智妍,看着表情慌张的亨锡,奎成对他提出一个交易。锡振突然调令到9点新闻,感到诧异的他来找报道局长。

第41集

  锡振知道了自己的调令问题上有斗亨的介入,于是决定提交辞呈。仁庆看到敏珠扔掉避孕药后对她发火,并催促俊成赶快要个孩子。

  亨锡深思后决定接受奎成的建议,奎成把亨锡邀请到家里,有兰听到斗亨和奎成邀请的客人是亨锡后惊愕不已。有兰问奎成招待亨锡的原因。

第42集

  俊熙想着怎么去装饰与锡振一起生活的房子,她对仁淑说自己害怕眼前的幸福不真实,自己还不敢相信能和锡振在一起的事实。斗亨对拒绝九点新闻主播位置的锡振感到不满,为了说服锡振提议出来一起喝酒。

第43集

  锡振向报道局长提出了辞呈,斗亨对锡振违抗自己的意愿而大怒。敏珠听到锡振递辞呈的消息后震惊,她问珠熙理由,珠熙嘲笑着说锡振和敏珠不是一类人,锡振一定是因为不想依靠未来丈人才提出的辞呈。

第44集

  斗亨告诉俊成自己一个人不能做决定,问他想怎么去做。俊熙听到承河是奎成的亲生儿子的传闻,随后又听到了俊成举行了非公开的记者招待会的事情。俊熙回到家后质问俊成为什么他来开记者招待会,俊成淡淡地回答说承河是自己的儿子。

第45集

  俊河假装平静地告诉敏珠承河是自己的儿子。俊熙对敏珠说俊成是为了斗亨和奎成而撒谎,但敏珠仍没有从震惊中走出来。敏珠告诉俊成自己不相信他的话,但俊成再三肯定地说承河是自己的孩子。

第46集

  仁庆表示既然事情已经演变成这样,干脆让俊成承认承河是他的儿子。锡振的辞呈没有被受理,也没有安排他上其他的节目,于是锡振四处寻找局长。

  敏珠无法接受俊成隐瞒自己的事实,请求斗亨告诉自己其理由,斗亨告诉敏珠男人为了得到喜欢的女人可以下任何赌注。

第47集

  俊成劝敏珠回娘家休息几天,敏珠告诉他也许自己再也不会回来,俊成边给敏珠收拾行李边说自己相信她一定会回来。

  俊熙恳求锡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听从父亲的安排,锡振告诉她如果自己现在妥协,今后一辈子就要在斗亨的影子下生活。

第48集

  俊熙想起斗亨说过自己可以毁掉锡振的前途,让他在JBC电视台无所事事地呆上一辈子的话,于是向家人宣布决定取消与锡振的婚礼。郑室长告诉仁庆要以和睦家庭的形象接受女性杂志的采访,仁庆来找敏珠表示可以答应她任何请求,拜托她赶快回家。敏珠表示不想接受采访,仁庆不高兴地问她是不是敏珠的自尊心比家庭的面子更重要。

第49集

  俊成告诉锡振如果他对俊熙的爱还不足以让自己放弃一切,那么现在是离开俊熙的时候。有兰在品尝食物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恶心,正巧被仁庆看到,仁庆听保姆说这肯定是怀孕的迹象的话,感到自己可能多了一个孙子,于是催促有兰一起去医院做检查。

第50集

  斗亨对敏珠说过两天就要开始选举,如果这个时候传出分居的消息会很不利,让她去研修或立刻回到家里。俊成从敏珠那里听到这个事情后,告诉斗亨自己无法忍受父亲干涉敏珠的人生,表示自己会离婚。敏珠决定出国研修,同一时刻,俊成召开记者招待会发布了与敏珠的离婚消息。

第51集

  俊成问锡振之前跟姐姐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敏珠,锡振告诉他现在来确认此事没有什么意义,俊成说是自己抢走了锡振的机会,忠告他如果机会再来不要再错过。奎成成功地当上了议员,敏珠与俊成离婚后当上了新闻主播,而俊成按照家里的意愿与门当户对的女人举行订婚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