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简介:大结局

高家是一个三代同堂的封建大家族,当家掌权的是高老太爷。高老太爷有四个儿子,长子辞官后,终日卧病在床。其它三房为了己身的利益,明争暗斗。身为长房长孙的觉新,在老太爷的作主下,被迫放弃和表妹梅芬的爱情,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用抓阄决定,娶了素不相识的瑞珏。在此同时,梅芬亦远嫁宜宾。

  父亲过世,按祖上规矩,传长不传幼,觉新遂一肩挑起承继家业的重担,不料却招来各房的嫉妒,一些有形无形的箭齐射向他。为了维护高家的形象和家族的团结,觉新总是忍气吞声,委屈求全。这种息事宁人的态度,看在个性冲动的三弟觉慧眼里,很不以为然,生气大哥太过懦弱,觉新有口难言。

  匆匆两年,有了儿子海臣的觉新,和妻子瑞珏从毫无感情基础的夫妻到体认出为人父母的责任,彼此相互扶持,互敬互重。不料平静的日子却被梅芬的再度出现而打乱了。

  原来梅芬当年是去冲喜的,不久丈夫就因病过世。钱姨妈见女儿日子过不下去,遂和对方解除婚约,一家人又搬回成都。昔日风风光光地离开,如今却灰头土脸地回来,好面子的钱姨妈,不跟亲戚来往,梅芬却意外和觉新重逢。

  梅芬的不幸,使觉新自责甚深,禁不住思念的痛苦,瞒着瑞珏,前往探视。觉新愧对瑞珏,又放不下梅芬,内心煎熬不已,终于压抑不住地向两个弟弟倾吐。觉民和觉慧除了给予觉新安慰外,基于过去和梅表姐的情谊,主动替觉新守住这个秘密。

  觉民和觉慧亦心有所属,但大哥觉新和梅表姐的例子,却让他们有所警惕。觉民和张姑妈的女儿琴,彼此互有好感,低调地交往着。觉慧和丫头鸣凤,从小一起长大,渐生情愫,背地里偷偷来往。然身份和阶级的差异,使鸣凤对未来很悲观。觉慧教鸣凤读书识字,经常给与打气,承诺有朝一日,等他有本事能够自立了,要把鸣凤娶进门。

  觉慧的梦很快就破碎了。冯老爷看上鸣凤,老太爷为了还老朋友一个人情,答应让鸣凤给冯老爷做小。鸣凤伤心欲绝,想求助于觉慧,又怕拖累觉慧,几番挣扎,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就在被送出去的前一晚,投湖自尽,以身殉情。

  鸣凤的死,让觉慧看透这个虚伪腐败的大家庭,他想离开,却在觉新的劝说下留了下来。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尚未走出鸣凤自杀身亡的阴影,梅芬的病逝,又接踵而来,高家兄弟的心情更加沉重了。尤其是觉新,痛苦自责不已,他知道欠梅芬的只有下辈子还了。

  冯老爷想把侄孙女许给觉民,老太爷一口答应。觉民自知反抗无效,离家出走。这一来,激怒了老太爷,命觉新把人找回来,婚事如期举行。觉新求助觉慧,觉慧坚持不肯说出觉民的去处,还把觉新臭骂一顿。夹在祖父和手足之间,觉新里外不是人,备受煎熬。瑞珏心疼觉新,却爱莫能助。

  五叔把五婶的首饰骗去当卖,在外面养起小公馆,还欠下一大笔债。东窗事发,老太爷气坏了,一病不起。自知不久于人世,终于松口,让觉慧把觉民找回来,婚事暂时不提。觉慧兴冲冲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觉民。两兄弟赶回公馆时,老太爷正好咽下最后一口气。

  老太爷走了,所代表的专制威权也分崩离析。各房的矛盾浮上台面,争夺家产,无所不用其极,丑态百出。更借口替老太爷避开“血光之灾”,逼觉新把瑞珏送到城外待产。觉新力争无效,只好照办,没想到却硬生生地让瑞珏在难产中丧命。

  封建的陋习夺去了觉新挚爱的两个女人,他终于清醒过来,不再扮演封建家庭的忠臣。他想逃离这一切,可他不能走,只有他留下来,觉慧才能顺利离开。只有他暗地里资助,觉慧才能无后顾之忧地继续学业。觉慧动容,担心觉新日后的处境。觉新不以为意,心想家里是需要一个叛徒,他做不了的事,就让觉慧去完成吧!

  天蒙蒙亮,觉慧带着觉新的祝福,离开他曾经生活了十八年,让他又爱又恨的“家”。遥望码头上送行的大哥,依稀言犹在耳:“三弟,你一定要努力,帮大哥争一口气!”

 

本剧根据巴金代表作“激流三部曲”--《家》《春》《秋》改编。《家》十分尊重巴老的原著,又不拘泥于原著创作的时代背景,从当代视角切入,以觉新、瑞珏、梅表姐之间的感情作为故事主线,觉慧与鸣凤的爱情得到充分表达。《家》并没有为原著添加任何新东西,而是在尊重原著的前提下,着重刻画主人公们的情感世界。剧中,主要人物的命运走向和结局也未改动,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小说是全景式展现了这个封建家庭,而电视剧则重点截取了几个年轻人生生死死的爱情。

高家是一个封建的大家族,在奉行旧礼教的高老太爷主导下,...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钱姨妈是觉慧兄妹生母的妹妹,一日来探望姐夫,见姐姐生前一直挂在屋里最珍爱的湘绣不见了,对周氏心生不悦。花园里,觉新趁梅芬不备,拍下了梅芬手持梅枝的背影,两人情投意合,对未来充满憧景。克文见自己身体日益虚弱,希望觉新成家,帮助自己执掌家事。他亲自拜访钱姨妈,说明来意,钱姨妈同意梅芬了和觉慧的婚事。

  第二集

  牌桌上,钱姨妈与周氏发生不快,含愤而去,回家后,正好梅芬的舅舅来提亲的安排,于是暗自将梅芬许给宜宾的赵姓人家,又以觉新、梅芬八字相克,拒绝这桩婚事。老太爷已答应友人冯乐山做媒,强命克文以抓阄来决定觉新的亲事。钱家八字不合的消息,正好让克文也作罢,觉新的终身幸福就这样被决定了。钱姨妈向女儿吐实,犹如晴天霹雳。

  第三集

  觉新去钱家找梅芬未竟,二人在雨巷里擦肩而过。梅芬赴宜宾那日,正好是觉新成亲的日子。半路上,下起大雨,两家的花轿同时进了破庙躲雨。梅芬不知,和觉新未来媳妇李瑞珏有一番短暂交谈,彼此留下深刻印象。新婚夜,觉新大醉,根本不理睬瑞珏,次日酒醒之后态度依旧,日复如此。

  第四集

  克文见觉新既已成家,安排觉新去家族企业“西蜀实业公司”上班,觉新为了减少和瑞珏独处欣然前往。克文病重,老太爷尤为悲痛,克文更是日夜以能抱到孙子为念。觉新迫于这种压力,终于和瑞珏同房了。虽然如此,他仍是对瑞珏的关怀抱以冷淡。

  第五集

  瑞珏为了取蚕沙治疗觉新的腿病,私自在家里养蚕。不料觉慧在蚕房教鸣凤识字时误打翻烛台,引起了火灾。老太爷震怒,下令开除鸣凤。瑞珏知道后主动向老太爷说明原由请罪,老太爷欣喜于孙媳妇对孙子的苦心,终于保住了鸣凤。觉新知道瑞珏为自己养蚕的事后,反而大怒。

  第六集

  瑞珏终于不再隐忍,要求新休了自己。在二人争执的过程中瑞珏晕倒,医生告诉大家瑞珏怀孕了,举家欢喜。不久克文离世。虽然各房叔叔都很不满,老太爷还是把家事交给了觉新主理。瑞珏生下儿子海臣不久后,觉新竟然在公司附近的绸缎庄遇到梅芬。

  第七集

  觉慧参加学潮,事情被老太爷知道后,限制了他的自由。在家期间,觉慧和鸣凤的感情日深,甚至说要娶鸣凤为妻。殊不知鸣凤已被冯乐山看中。觉新又一次在绸缎庄和梅芬相遇,得知她已成了寡妇。梅芬回家后知道了当初和觉新的“八字不和”竟是母亲一时赌气之为。

  第八集

  除夕。梅芬的弟弟小光偷了下人的钱,梅芬为陈妈不平,反受母亲的责怪,梅芬赌气出走,到了张姑妈家。梅芬正和琴叙旧的时候,觉新前来拜年,梅芬避开了和觉新的见面,不料又被随后赶来的觉民和觉慧撞到了。瑞珏在家中发现了觉新私藏着的梅芬背影照片,疑惑重重。

  第九集

  初九,觉民来叫琴和梅芬一起去看耍龙灯。梅不想去,在路上借故扭了脚,正遇到出来照应耍龙灯的觉新,把她送回张姑妈家。觉慧很不满家人欺负耍龙灯人的麻木不仁,瑞珏则迟迟没有看到觉新回来。周氏发现了鸣凤和觉慧之间的感情非同一般,产生顾忌,警告了鸣凤。

  第十集

  军阀混战,城中大乱,梅芬随张氏母女来到高家避难。梅和瑞珏在花园相遇,瑞珏认出了梅芬就是当年在破庙遇到的新娘,十分欣喜。为了解除梅对家人的牵挂,瑞珏主动让觉新把钱姨妈和小光一起接来,不料却惹来了周氏的大怒。觉新平安回来,又顺水推舟,让钱姨妈向周氏道谢,两人多年的积怨冰释。
  第十一集

  觉新梦语“梅”,让瑞珏联系起很多事情,一下子明白了他们是相爱的!小光被觉群欺负,钱姨妈也受尽高家几房女人的奚落,郁郁回家。听说乱兵进城,高家上下忙着搬到花园暂避,瑞珏要陪觉新留下来,觉新因为她又有了身孕而不同意。晚上,觉慧主动陪鸣凤回大院取东西,周氏惴惴于心。

  第十二集

  瑞珏主动找梅芬谈心,表明明自己愿意退出,尴尬的避讳终于变为坦诚,二人成为姐妹,瑞珏对梅芬怜爱更加。家中突然闯进乱兵,声称连长的太太要住进高家,被三叔发怒赶走。怎料五叔又犯了拈花摘柳的老毛病,打起连长太太的主意,结果被抓了起来。

  第十三集

  老太爷为五叔的事情请来了冯乐山出面帮忙把五叔保了出来。觉新也在无意中碰到了在军长手下效力的同学,请他帮忙保住高家宅子不被驻军。觉慧则在如火如荼的办自己的周报,并将地点搬到了大哥商场的楼上。为了还冯乐山的人情,高老太爷答应送一个丫头给冯乐山,就在婉儿和鸣凤之间挑选。

  第十四集

  婉儿和鸣凤各自惴惴。鸣凤表示自己早已心有所属,却被不幸选中,她苦求太太,却毫无用处。瑞珏知道后找周氏求情,反遭众位婶子的挖苦,觉新也之此时无挽回之机,劝她不要因此伤了肚里的孩子。觉慧的周报社被警察发现,沉浸在愤怒和激情的激荡之间。夜晚,鸣凤来到觉慧的屋前。

  第十五集

  鸣凤叫出觉慧,觉慧却说自己很忙过两天再和她聊。回屋后才听觉民说鸣凤被许配给冯老太爷,他忙冲出去追喊鸣凤。黑暗中,两个人错过,鸣凤在坚定的坚贞和绝望中投湖自尽。次日,觉慧才从剑云的口中听说鸣凤已经死了,婉儿被替代送走……

  第十六集

  瑞珏和觉新得知梅芬为补贴家用,每日刺绣,各自暗中帮助。觉新在购买绣品时和梅芬相遇,二人被土匪绑走,关在破庙里,向高家敲诈五百现大洋。半夜,曾受高家兄弟恩惠的旧日下人高升偷偷放走了他们。在逃跑的路上遇到前来解救的觉慧,梅被救到张姑妈家,觉新一起被绑走的事情被掩盖起来。

  第十七集

  觉新在梦中说要和梅一起死的话被瑞珏听到,她找周氏说要成全觉新好梅芬。正值老太爷六十六岁大寿,各房都等着看好戏。瑞珏和梅芬推让的话被觉新听到,他生气的闯进来说自己不愿意,梅芬羞愤而走。觉新告诉瑞珏这样会伤害我们每一个人。冯乐山带着备受凌辱的婉儿来祝寿,提出要给觉民说亲。

  第十八集

  高老太爷让觉新劝觉民同意冯老太爷的婚事,遭到觉民和觉慧的一致强烈反对。觉慧替觉民给琴送信,张姑妈不让琴再和觉民有任何往来。觉民来找琴,也被张姑妈挡住。觉民和冯乐山的侄孙女八字相合,老太爷很高兴,决定让他们尽快完婚,觉民只好离家出走。老太爷震怒,下令举家寻找。

  第十九集

  梅芬病奄,觉新借口找觉民前来探望。觉新走后,梅芬把一副绣好的鞋面交给琴,嘱托她送给瑞珏未出世的孩子。几日后,传来了梅芬命殒的消息……五叔在外面养小的事发,老太爷大受刺激,病倒了。陈姨太想出请法师驱鬼的主意,觉慧不让法师进自己的屋子,无人敢敌。

  第二十集

  老太爷自觉不长,让觉慧把觉民找回来,答应不再题成婚之事。觉民赶回后,爷爷即身亡。瑞珏接近临产,陈姨太却提出老太爷丧事期间不能有血光冲撞,瑞珏无奈只好去了村外的小屋待产。各房算计着分家产的事情,将修坟监工的事情全推在觉新一个人的身上,连陪伴妻子的时间也被剥夺了。

  第二十一集

  老太爷丧事未发,几个叔叔却因为分家不均而起了内讧,家中大乱。城外的破屋里,瑞珏正在艰难的生产。觉新赶到,没有来得及再见妻子一面,就听到了瑞珏难产而死的噩耗。觉慧终于下定决心离家,离开这个牢笼一般的家,清晨的薄雾里,觉新赶来相送,答应会给弟弟全力的经济支持。码头上,兄弟惜别,觉慧渐行渐远……

转载本剧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TvPaD.Cn电视本-剧情介绍搜索 与本剧相同片名:家资料(2)家电视剧(1)家剧情介绍(1)家分集剧情(1)家大结局(1) 上一篇:家庭教师   下一篇:就想赖着你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