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BBC制作的史诗著作《Bleak House/荒凉山庄》,由英国小说家狄更斯创作,仅用了15集的篇幅(第1集55分钟,其余每集29分钟左右)就把狄更斯最长的一部文学作品(超过60万字)安排得张弛有度、跌宕起伏。在中不仅包含了“疑案”的成分,还出现了侦查案情的侦探——贝克特探长,对于侦探形象和侦探行动有较多也较为细致的描写。除此之外,还涉及了环境污染的问题。它扑朔迷离的情节结构,犯罪和神秘事件的描述,都是为了反映这一时代,为其再现社会、批判社会穿针引线。主演Diana Rigg,Elliot Denholm都是是英国重量级戏剧、影视演员。RADA出身的Diana Rigg,其演艺生涯更是获奖无数,曾被美国TV GUIDE杂志评为最性感的电视明星。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年轻的艾瑟-萨莫森成了孤儿,由于涉及一桩遗产分割的案件,被带到大法官那。在那里,她见到了同样牵涉到这桩案子的理查德和艾达。当时这三个年轻人还没有料到,这桩案子带给他们的只有毁灭和绝望。艾瑟见到了一位奇怪的人奈默。奈默是法庭的书记员,吸食鸦片成瘾。艾瑟无意中撞在他身上,一边后退一边抬头道歉,却突然感到面前的人有种奇怪的熟悉感,尽管他们素未萌面。

  三人在伦敦的最后一个晚上是在杰里比家度过的,杰里比夫人是位出名的慈善家,然而对自己家中濒临入不敷出的窘况视而不见。她的女儿凯迪想尽办法尽可能让家人体面生活,然而也智穷计空。艾瑟非常同情她。

  在荒凉山庄,三人受到了主人詹狄士的热情欢迎,被介绍给詹狄士的好友哈罗德和帕蒂格夫人。一名律师助手伽芘向艾瑟求婚,被拒绝了。

  戴洛克男爵的私人律师塔金霍恩听到关于男爵夫人过往生活秘密的一些传闻,决定把它发掘出来。塔金霍恩找到了一份由奈默签署的文件,当他去找奈默时却发现后者已死。

第二集

  塔金霍恩叫来医生验尸,医生亚伦-伍德康特推测奈默死于吸食鸦片过量。葬礼上,塔金霍恩问一个年轻的清洁工乔,奈默生前都有哪些朋友,从乔的神情中,塔金霍恩猜测奈默有些秘密。

  艾达和理查德一见钟情。詹狄士中肯地建议理查德最好先立业,再成家。理查德选择了学医。詹狄士帮他安排和贝翰姆-拜格在切尔西学习。在和拜格夫妇见面的晚宴上,艾瑟遇到了亚伦医生,两人互相被对方吸引了。

  戴洛克男爵夫人把可憎的法国女仆霍特丝打发走了,雇佣了年轻的乡村姑娘萝莎。塔金霍恩通知了她奈默的死讯,冷淡的戴洛克男爵夫人一点都没有让窥伺她神情的塔金霍恩看出什么来。当只余她一个人的时候,男爵夫人坐在阴影里,流泪了。

  克鲁克从奈默的手提箱里翻出了一叠信件,虽然他不识字,但凭他狡猾的天性,觉得这些应该是情书。

第三集

  艾达向艾瑟承认自己和理查德正在恋爱,并且希望马上就订婚。但监护人詹狄士不同意,认为两人进展太快了。两人很勉强地同意再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理查德学医学得很辛苦,打算退学转学法律。

  凯迪告诉艾瑟她和普林斯-特维德普陷入了热恋。特维德普的父亲是一位舞蹈大师,非常懒惰,极其自我,把儿子当成奴隶一般驱使。艾瑟也恋爱了,她和亚伦医生走得越来越近。然而,亚伦打算成为随船医生,并且要出航很久,让她非常失望。只有在收到亚伦寄来的纪念品时,她才感到一些安慰。

  斯基坡尔快乐地向众人宣布,他的老对手镇长奈克特先生刚刚去世了。詹狄士和艾瑟听说镇长先生身后尚有遗孤,便去探望他的家人。在镇长家,他们看到镇长的女儿莎莉正在为人家清洗衣服,以赚取生活费供自己和小妹妹糊口。詹狄士当即决定他要帮助镇长一家。

  戴洛克男爵夫人命令塔金霍恩停止对奈默其人其事的调查,并叫乔领她去奈默生前寓所。在奈默的墓地,男爵夫人潸然泪下。

第四集

  詹狄士带艾瑟和艾达去拜会自己的朋友鲍索恩。在教堂里,艾瑟邂逅了鲍索恩的邻居戴洛克男爵夫人,两人同时感到神秘的亲近感。几天后,在一次散步中,詹狄士、艾瑟和艾达不巧遇到暴风雨,找地方躲雨时正好遇到了也在避雨的男爵夫人。男爵夫人向詹狄士询问艾瑟的身世。

  詹狄士偶尔听到艾瑟在和艾达的谈话中承认自己对亚伦医生的爱慕之情,心中忍不住泛起酸意,因为他自己已经爱上了艾瑟。

  此时,身在伦敦的理查德开始在肯吉与卡波埃律师事务所工作,对自己的案子表现出了非一般的兴趣。伽芘偶遇艾瑟前监护人的女佣查邦德夫人,她透露艾瑟的真姓是豪登。伽芘决定开始调查艾瑟的真实身世。

  一次偶然中,塔金霍恩知道了男爵夫人雇佣乔调查奈默的事情。

第五集

  理查德宣布要放弃法律参军。詹狄士严肃地告诫他,这将是他最后一次选择职业的机会,他需要更加谨慎、严肃地对待自己的职业选择。因为种种迹象表明,遗产案的解决遥遥无期,理查德可能从中得不到多少收益。理查德非常生气,因此和詹狄士的关系大为紧张。

  詹狄士雇了莎莉-奈克特做艾瑟的贴身女佣,却没有事先告知艾瑟,艾瑟大为不快。

  凯迪和普林斯对老特维德普宣布了他们的订婚消息,特维德普暴跳如雷。但两人保证他们即使婚后也将勤奋工作,保证他继续过和以前一样优裕的生活,老特维德普才悻悻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克莱默终于查出来,奈默的真实身份原来是豪登上尉,欠了高利贷者斯莫维德一大笔钱。知道了豪登在军队时期有一个好友乔治,并且他也欠斯莫维德钱后,塔金霍恩想出了一个办法来获得豪登的笔迹以作进一步确认。他要斯莫维德去信,以债务相要挟,要乔治提供一封豪登本人的信件,但乔治压根没理会他们。

第六集

  乔治和塔金霍恩见了面,非常怀疑他那么急切想要取得信件的动机。斯莫维德急不可耐地要逼乔治拿出信件,但老奸巨滑的塔金霍恩知道这行不通,要斯莫维德再稍等等。

  伽芘还在追查艾瑟的身世。他找到了酩酊大醉的克鲁克。听到豪登的名字时,克鲁克不自觉地瞥了一眼那叠从奈默手提箱里找到的信件,这个神情被伽芘看在眼里,但克鲁克坚持不肯让他碰那些信件。

  戴洛克夫妇接待了一位访客 -朗斯维尔先生,一位有钱人。他的儿子爱上了戴洛克男爵夫人的女仆萝莎。朗斯维尔想带走萝莎,给她良好的教育。戴洛克男爵夫人犹豫不决,因为她已经开始把萝莎当成女儿看待。几天后,伽芘也来拜访戴洛克男爵夫人,告诉她艾瑟的父姓是豪登,并许诺一定要把克鲁克偷走的那叠信件取回来。

  此时,荒凉山庄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 亚伦医生的母亲,她明确告诉众人,她不接受艾瑟作为自己的儿媳妇。

  艾瑟和莎莉把病得很重的乔带回荒凉山庄看护,但半夜的时候,乔神秘失踪了……

第七集

  荒凉山庄的众人到处寻找乔,但没有找到。塔金霍恩警告过乔,不准把他和戴洛克男爵夫人以及塔金霍恩等人的来往对别人提起,这引起了乔的好奇心。第二天早上,艾瑟生了天花,生死垂于一线。不过,在众人的精心照料下,她终于从高热中清醒过来,开始慢慢恢复。

  为了寻找戴洛克男爵夫人交代的那些信件,伽芘来到克鲁克家,在门口发现福莱特小姐和斯奈戈比猜测屋里发出的奇怪味道是什么。伽芘进了屋,见到已经僵硬的克鲁克的尸体。

  斯莫维德听说克鲁克死了,立刻声称克鲁克的一切遗产都应由他接管,因为克鲁克生前欠了他很多债。塔金霍恩发现伽芘也在找这些信,立刻断定他一定知道些什么,和斯莫维德商议,要以让乔治还债的借口逼他交出奈默生前的信件。

第八集

  艾瑟对詹狄士说,她已经放弃了和亚伦医生的无望爱情,因为她认为自己长相丑陋,不会有体面的绅士爱上她。詹狄士非常想把自己对她的爱慕和盘托出,陷入矛盾中。

  伽芘和斯莫维德交谈中,不小心透露出他在找奈默的信件,引起了斯莫维德的怀疑。乔治非常不情愿地提供了一份信件,两份东西放在一起,奈默就是豪登上尉的事实已经确定无疑。

  艾瑟,艾达,莎莉和詹狄士又去拜访了鲍索恩,路上遇到了戴洛克男爵夫人,夫人要求和艾瑟单独谈谈。她告诉艾瑟,自己就是她的生母。之前她一直以为艾瑟出生后就夭折了,最近才知道她还活着。艾瑟还在震惊不已,夫人直截了当地要求,希望艾瑟不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今后也不希望再见到她。

第九集

  艾瑟的失魂落魄被众人看了出来,但她遵守对戴洛克男爵夫人的承诺,不肯告诉艾达她的秘密。这时,鲍索恩和詹狄士因生意上的事情暂时外出,艾瑟和艾达到小镇的俱乐部散心,在那里意外地遇到了理查德。

  理查德对大法庭的兴趣已经变得异乎寻常,在斯基坡尔的建议下,他甚至雇佣了自己的律师沃尔。虽然艾瑟一眼就看出来沃尔的兴趣只在于赚理查德的钱,但她无法劝说理查德。

  斯莫维德不眠不休地翻查克鲁克的遗物,终于给他找到了豪登上尉留下来的那一叠情书。伽芘打算向他买过来,但是塔金霍恩抢先一步出高价收购这些信件。

  塔金霍恩已经把证据收集全了,立刻去拜访戴洛克一家,出示了关于男爵夫人不光彩历史的证据。雷赛斯特爵士惊呆了。男爵夫人表示她将离开切尼郡,避免这桩不光彩事件曝光。但塔金霍恩逼她留下来,声称只要她乖乖听话,他可以不把这件事对外公开。

第十集

  塔金霍恩自以为从此之后男爵夫人应该对他言听计从,但男爵夫人抢先一步把萝莎送走的举动还是激怒了他。

  艾瑟和艾达去了伦敦,见到刚刚怀孕的凯迪。她本想见到伽芘让他不要在调查自己的身世,当她掀起面纱,给他看自己疤痕遍布的面孔时,伽芘大吃一惊,高兴地遵从了她的意愿,撤回了求婚的意愿。

  艾达和艾瑟去找理查德,发现他负债累累。

  詹狄士告诉女孩们,雷赛斯特先生邀请他们到家中玩。艾瑟大吃一惊,告诉詹狄士戴洛克男爵夫人其实是自己的生母,自己不便去他家里。詹狄士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情,一边安慰艾瑟,一边向她和盘托出自己许久以来对她的爱情,向她求婚。

  塔金霍恩没有遵守诺言,仍然威逼乔治还债,使他陷入了濒临破产的窘境,乔治非常恼火。

第十一集

  沃尔来到荒凉山庄,问詹狄士可否帮理查德代为偿还债务。艾达打算用自己继承的遗产帮理查德还债。理查德深深感动了,但这一帮助来得太晚了,他已经被赶出了军队。

  詹妮在伦敦街头发现了重病的乔,亚伦医生这时候回到了伦敦,立刻发现乔已病入膏肓。尽管亚伦医生多方努力,乔仍然逝世了,临死前说他很害怕被塔金霍恩找到。乔治怒骂无情刻薄的塔金霍恩,菲尔尽力安慰他,却没有成功。乔治摔门而去,菲尔注意到,自己一直在擦拭的一只手枪不见了。

  塔金霍恩发现戴洛克夫人未跟他商量就擅自解雇了萝莎,大为光火,宣布他和戴洛克男爵夫人达成的协议已由她自己亲手撕毁,他将公开她的秘密。

第十二集

  克莱默发现了塔金霍恩的尸体,巴克特开始调查这起案件。他立即从克莱默处得知案发时乔治就在附近,而且之前还威胁过塔金霍恩要干掉他。雷赛斯特爵士听说之后,悬赏捉拿凶手,同时戴洛克男爵夫人保持了沉默的态度。

  菲尔问乔治那天晚上他携带手枪去了哪里,但谈话被来访的斯莫维德打断了。他上门是为了清点乔治的家产逼债。乔治举起手枪对准他,他狼狈地逃走了。斯莫维德去找巴克特,告发乔治很可能就是杀死塔金霍恩的凶手,并且向巴克特索要塔金霍恩手中那叠豪登上尉的信件,但巴克特没有找到信。

  凯迪刚刚生了一个宝宝,母子身体状况都不太好。艾瑟和艾达到她家里,解雇了凯迪的公公老特维德普聘来的庸医,请来亚伦医生帮忙诊治。凯迪的身体渐渐恢复起来。

  亚伦和艾瑟之间仍有旧情未了,然而,自卑的艾瑟坚决地把自己的心房紧紧封锁起来。

  艾达21岁生日宴会时,理查德来荒凉山庄拜访,但毫不掩饰自己对詹狄士的敌意。艾达对艾瑟谈起亚伦医生对她明显的爱意,艾瑟却向她坦承自己已经和詹狄士订了婚,艾达大吃一惊。

  同时,在菲尔的生日宴会上,巴克特逮捕了乔治上尉,因为他涉嫌枪杀塔金霍恩。但是,随后发现的一封匿名信却似乎暗示,嫌疑最大的其实是戴洛克男爵夫人。

第十三集

  詹狄士把朗斯维尔夫人带到乔治的囚室。朗斯维尔恳求乔治雇佣律师来开脱罪名,最后乔治答应了,但条件是他兄弟不能参与这件事,因为他和兄弟之间的感情一直不算很好。

  巴克特的调查还在继续中。他向男爵夫人周围的人询问夫人那天晚上的行踪,但周围的人似乎都弄不清楚。此时,朗斯维尔夫人拜访了戴洛克男爵夫人,恳求老东家救救乔治。她递给男爵夫人一封寄给她的信。在无人处,夫人打开信,里面只有一句话“戴洛克男爵夫人是凶手。”

  亚伦医生和理查德成了好朋友,亚伦向他倾诉自己看到艾达对理查德的深深爱恋是多么嫉妒,因为他希望艾瑟也同样爱着他。他打算不久就正式向她求婚。第二天,艾瑟和艾达来拜访理查德。艾达对路径出奇的熟稔引起了艾瑟的怀疑。理查德热情地欢迎了她们,但显然他病容满面。艾达对艾瑟说,她和理查德早就秘密结婚了,她不打算再和她回到荒凉山庄。

  巴克特的调查陷入迷雾。不利于男爵夫人的证据越来越多。巴克特设下了一个陷阱,成功地抓住了凶手——原来竟是被男爵夫人解雇的女仆霍特丝。

第十四集

  艾瑟把理查德和艾达已经结婚的消息告诉了詹狄士。后来,亚伦医生来找艾瑟,告诉她理查德的健康每况愈下,并且斯基坡尔对他也产生了非常不好的影响。

  乔治上尉从监狱里释放出来,他母亲朗斯维尔夫人非常高兴,告诉儿子已经找到了解决他债务困境的办法。雷赛斯特爵士帮乔治找了一份看马的工作,菲尔也将和他们在一起。

  然而,戴洛克男爵夫人的烦恼远没有结束。高利贷者斯莫维德找到她,向她出示了当年她和豪登上尉的来往情书,打算把这些信卖给雷赛斯特爵士。深夜中,戴洛克男爵夫人离家出走。一番搜索后,艾瑟和巴克特发现她死在豪登上尉的墓地门前。

第十五集

  距离戴洛克男爵夫人的死已经过去了数月,理查德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艾达怀孕了,但她非常焦心理查德是否能活着看到他们的孩子。

  詹狄士帮亚伦医生在英国北部找到了一份执业医师的工作,亚伦去北部之前向艾瑟求婚,希望她能陪自己一起去约克郡。但艾瑟拒绝了,表示自己已经和詹狄士订了婚,一月内就要结婚。

  这时,斯莫维德在克鲁克的遗物中发现了一份极其重要的文件,根据这份文件,理查德是遗产的合法继承人。官司了结了,但遗产已经在无休无止的官司中全部耗费完了,这给了理查德一个沉重打击,他去世了。

  詹狄士取消了婚礼,他意识到艾瑟对他只有尊敬、感激和信赖,但她真正爱的人仍然是亚伦医生。他给了艾瑟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