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简介:大结局

第一单元《古墓魅影》

民初天下纷扰,军阀孙师长盗掘清朝古墓,发现石棺中身穿金缕玉衣的女子。考古学家桑秋雨随即取走女子手中的玉片,孙师长抢得玉衣而去,卫斯理追宝冒险故事也由此展开。


桑秋雨未婚妻白素是江湖白老大的掌上明珠,石棺中女子是她的亲生母亲。白素之兄白奇伟肩负国家文物保护之责,白家在桑秋雨的配合下寻找玉片与玉衣。卫斯理师徒认定白家与桑秋雨勾结,破坏大清皇室遗骸,罪无可赦,双方遂展开生死搏斗。


卫斯理在追宝途中巧遇白素,惊为天人,但得知她是师父仇人之女,十分痛苦。幸得原宿兄弟原振侠、齐白等相助,发现桑秋雨与孙师长等人串通一气,竟已找出石棺之秘。


卫斯理先得到白素的谅解与白老大的支持,揭穿了桑秋雨的伪善面目,运用金缕玉衣上浮现的启动密码,发动了石棺,没想到桑秋雨抢先钻入石棺,被射入太空不知所终,孙师长等一群利欲熏心的军阀则葬身古墓。


第二单元《百里杜鹃》


卫斯理为探索自己的身世,追踪一枚具有超能力的金球,偕同原宿伙伴及白素、白奇伟兄妹,来到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银月村。


白氏兄妹的师父卫百里也来到银月村,并坚称女村长杜鹃是他二十年前失散的老情人。杜鹃翻脸无情,竟要把卫斯理诸人送上火刑活活烧死,幸得杜鹃独生女莫莹相救。直到原宿管家婆原妈妈带着金球进了银月村,卫斯理等人才知道,金球乃是银月村失落已久的圣物。


卫斯理等人被关入灵洞,才知卫百里竟是他的二叔。寻找出路时,卫斯理意外发现洞中密室竟配备了巨型发电机和各种机械设备,可以制造地震海啸,捏造神象,而这一切操纵的幕后主使,就是为了帮助心爱的女人杜鹃掌控银月村的莫山。


谎言揭穿,一向奉父母为神明的莫莹不能接受,决心跟深爱的白奇伟出村远走,却发现自己因深入灵洞,触摸神石受辐射而命在旦夕。爱女儿胜过一切的莫山、杜鹃幡然醒悟,莫山不惜以死萌志,杜鹃与卫百里相认,卫斯理虽未找到回家的路,却解救了一个被迷信控制的村落。


第三单元《红岩天书》


原宿大院出现了像野兽般来去无踪的飞贼,偷的却是考古学家原教授帮老朋友祈威保存的一些没人看的懂的资料。这时一名自称祈威女儿的妖艳女子找上门向原教授索讨这份资料,而猎头组织女首领芝麻,也来到镇上寻找一个盗卖国宝出境的歹徒巫群。白素无意中救回一个受了枪伤,身上长了鳞片、双眼如蛇、奔跑如豹的人,自称唐泽。却被齐白、振侠等人认出是潜进大院偷东西的飞贼,而打伤他的人,就是假扮祁小姐,真名叫巫群的盗宝贼。卫斯理深入追查,原来祈威研究的,是如何让人类具有动物的超能力。为了不让研究成果落入日本关东军手中,他把遗传基因注射到正怀有身孕的女学生身体中,生下了唐泽。长大成人的唐泽竟成了具有超能力的半人半兽,为了解除痛苦便天涯追踪祈威留下的资料。而巫群则受当年关东军研究人员委托,想从唐泽身上找出激发人类潜能钥匙。这时候,情窦初开的齐白爱上了巫群,芝麻爱上了白奇伟,芝麻手下的小迷糊祈珍爱上了卫斯理,而卫斯理情有独钟的白素,却又对唐泽嘘寒问暖。经过几番纠缠,卫斯理等人同心协力打退了日本浪人,再根据祈威的记录,找到了被称为永生的殿堂的一座大诊疗室,并治好唐泽体内潜伏的兽性基因。巫群被赶走,除了齐白十分失落之外,各人的感情都有了归宿。


第四单元《蓝色情迷》


黑白两道闻名丧胆的白老大竟然被绑架了,绑架他的是一名流着蓝血的女强人大乔。卫斯理与白素联手出击,却是屡战屡败,因为大乔手上的一枚指环能发出镭射,毁灭一切,还能冷冻白老大,用光学栅栏挡住任何想救他的人。


更可怕的是,白老大手下出了叛徒杜威,他救白老大的条件是娶白素,坐上九帮十八会的第二把交椅。这时,被卫斯理救回原宿大院的弱女子,大乔的亲妹妹小乔挺身而出。


可惜小乔手上戴着的一枚指环,只能用来救病扶贫,却敌不过大乔手上指环的破坏威力。原来小乔姐妹来自深蓝星球,多年前一具飞行器载着她们来到地球。


白素被逼下嫁杜威搭救老父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急于救人的卫斯理又被杜威打成重伤。这时大乔救活了卫斯理,告诉他一个匪夷所思的浪漫故事:百年前,卫斯理是臭名昭彰的星际大盗,大乔代表深蓝星球追捕他多年后竟爱上了他,并因此获罪被放逐到星际,无意中闯入地球。大乔要卫斯理跟她回深蓝去,就愿意救活白老大,放白素一条生路。卫斯理和白素坚贞的爱情感动了小乔,拼死协助原宿伙伴攻入大乔总部,救回白老大。


这时桑秋雨竟坐着那具石棺飞船回来了,因为他忘不了白素。大乔见卫斯理对白素真爱不移,憾然乘石棺离去。卫斯理和白素经过重重考验,终于证明,今天他们只属于彼此。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师长率兵盗掘大清朝皇陵古墓,抢掠藏宝。守陵太监沐天恩眼见皇族遗骸被破坏,认定是九帮十八会的总龙头白老大献出了皇陵图纸,引来了皇陵的这场灾难,因此誓杀白老大报仇。

沐天恩的徒弟卫斯理,在兵匪盗墓的混乱中,发现一处密室,中有一具奇形石棺,棺中有一栩栩如生的女尸,口中含玉片,身穿金缕玉衣。随兵匪入墓的考古学家桑秋雨取走玉片,女尸消失无影,金缕玉衣被师长取走。

沐天恩谎称卫斯理是清朝遗留至今的不死人,并将卫斯理与石棺,假意送往原宿,供考古专家原教授研究文物,暗地里寻找杀白老大的时机。


第二集

墓中女尸原是白老大的亡妻,他们育有一儿一女,儿子白奇伟是警察总署的文物侦缉特派员。不知母亲口中的玉片是自己未来的妹夫桑秋雨在古墓中盗走,误以为是卫斯理所为,一路追杀。白老大之女白素,反而因缘际会被卫斯理所救,又巧计从琴宫中盗回母亲的遗物金缕玉衣,并委托卫斯理妥善保管。


卫斯理在原宿的三个弟兄原振侠、齐白和长青初遇白素,都被白素大家闺秀的风范所倾倒。白素与卫斯理初次交往,发现了卫斯理胸前奇特的图纹,推测与卫斯理的身世有着耐人寻味的关联。。。。。。

第三集

白素出现原宿,被沐天恩发现,令人欲杀白素,卫斯理暗中阻拦,沐天恩告诫徒弟,切不可儿女情长,忘了国仇家恨!孙师长率兵冲入原宿大院,搜查被盗走的玉衣,不料原教授的夫人、嗜财如命的袁沅未经卫斯理的许可,擅自拿走金缕玉衣向街坊邻居展示以博取小利,竟出乎意料的使玉衣躲过一劫。桑秋雨暗妒白素对卫斯理的情有独钟,寻思对付卫斯理的办法。

第四集

桑秋雨以高价从齐白父亲手中买下他从原宿偷来的玉衣,并将玉衣以白家的名义赠于川帮舵把子曹操,又以另一副嘴脸博取白老大的信任,并嫁祸卫斯理。

卫斯理在白素到原宿索回玉衣之时无法归还,在自己的梦中情人面前百口莫辩,颜面尽失,沐天恩誓帮徒弟寻回玉衣,讨回公道,不料中计进入古玩店,被桑秋雨暗枪打死。卫斯理认定是白家所为,发誓要让白家血债血偿。

第五集

白老大催促女儿与桑秋雨完婚,白素因卫斯理的被捕入狱而心怀牵挂,无心谈论婚事,道貌暗然的桑秋雨在白素面前伪装成一个宽宏大量的绅士,暗中却命曹操取卫斯理的人头,卫斯理越狱而逃。白奇伟在验尸中发现端倪,断言卫斯理并非真凶。

桑秋雨来到原宿取回石棺,卫斯理随石棺潜入白家,与白老大正面交手后被白老大放过,却被桑秋雨追杀。白素捡到桑秋雨杀人的子弹,追回桑秋雨,桑秋雨承认沐天恩是自己所杀,并狡辩是为了白家人。白素内心矛盾。

卫斯理要为师父报仇,不料白素不顾一切地维护桑秋雨,使得卫斯理伤心欲绝,藉酒消愁,巧遇卖艺女灵儿被曹操纠缠,卫斯理为灵儿解围,带灵儿回原宿大院躲藏。
第六集

卫斯理听说警察局要火化恩师的尸体,宁愿向白奇伟自首,只求见恩师最后一面,桑秋雨与孙师长联手,骗走了卫斯理,沐天恩还是被火烧成灰烬,卫斯理痛心疾首。

灵儿逃脱曹操的逼婚,躲回原宿,对卫斯理暗生情丝,可惜还是被曹操抓回强行拜堂成亲,卫斯理营救灵儿之时,发现曹操卧室内的金缕玉衣,奋起神威从曹操手中夺回,并亲自送回白素手中。

桑秋雨弄虚作假,依靠石棺遗址,并邀请白素一起去印度,查清石棺的来历。诡计被卫斯理识破,告诉了白素。白素对未婚夫欺骗她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

第七集

灵儿以死要挟,曹操无奈,不再逼灵儿下嫁。灵儿对卫斯理情缘渐深,无奈卫斯理对白素情有独钟,白素也渐渐了解卫斯理的为人,对桑秋雨的两面嘴脸慢慢认清,使卫斯理深感欣慰。

孙师长的情人罗美玉戴了桑秋雨夺自古墓的玉片参加选美大赛,结果死在赛场上,死因奇特。卫斯理和白素潜入停尸房,发现罗美一死于被脖子上的玉片勒毙,二人决定入曹宅查找线索,欲解开似玉非玉的玉片杀手之谜。

第八集

卫斯理在曹宅中惊动守卫,掩护白素逃走,自己再次被曹操抓住,白素心系卫斯理的安危,愿以母亲遗下的玉衣作为交换。

阴险狡诈的桑秋雨得知原教授研究出玉片神奇的功能,用诡计盗走金缕玉衣,害得白素拿不出玉衣去换卫斯理一命。灵儿为救心爱之人,委屈求全,答应嫁给曹操,出嫁之日,卫斯理追至灵儿轿前,对灵儿万般愧疚。

第九集

卫斯理冲入曹宅,想到为自己牺牲了终生幸福的灵儿,悲愤至极。白素摆脱了桑秋雨的围困,带走金缕玉衣,赶去搭救卫斯理,可惜为时已晚,幸亏曹操对新娘子灵儿百依百顺,不但依约放走卫斯理与白素,还透露了一个秘密:原来,老谋深算的桑秋雨骗出曹操家传的另一半玉片,将两块玉片合二为一,找出了走入皇陵,寻找长生不老之秘的方法。

灵儿说服曹操带了原宿一干人共同前往古墓寻宝,桑秋雨却利用白素急于找到母亲遗物的心态,偕同白素带了石棺同行。

第十集

众人踏上去皇陵的路途。途宿旅店,卫斯理想起恩师生前说的“逢玉而动”猜测石棺和玉简的作用,卫斯理白素试躺棺中,石棺穿越时空,放映出孙师长带兵盗墓时,桑秋雨潜入密室盗走白素亡母口中所含玉片的情景。。。。。。白素明白了一切之后,对桑秋雨的情感已茫然无存。孙师长带兵劫持了卫斯理、白素和石棺,桑秋雨将白素手中抢到的玉简交给孙师长,并逼卫斯理说出启动石棺的密码,卫斯理情急中宁可烧毁胸前的密码刺青也不愿让恶人得逞。

皇陵陷落,孙师长葬身皇陵;桑秋雨为乘石棺逃命,用灵儿来要挟卫斯理,卫斯理告诉他错误的密码,桑秋雨与石棺消失在浩淼的太空中,不明去向。。。。。。众人历经磨难,终于脱险,卫斯理决意代师父守皇陵,白素含泪挥别被挡在墓门内的卫斯理,与一干弟兄们返回原宿。
第二单元 《百里杜鹃》

第一集

卫斯理独守皇陵,无意中发现皇陵中秘藏的球状物上的图纹,触动机关,陷入皇陵底层。竟发现秘密通道与外界相通,并遇上一群打扮诡异的祭司与怪老头卫百里争夺一枚金球,据传这枚金球与一处世外桃源“银月村”的命运有关。

银月村是个母系社会,资源丰富,村民富裕,但村中充满了封建迷信色彩,女头领杜鹃的掌上明珠莫莹被选为圣女,依惯例进入灵洞领取天神的赏赐,男玩伴丁巴悄然跟入,女祭司天凤预言,有一男一女将给村落带来巨大灾难,杜鹃辩解,带来灾难的是外来侵入者。

卫斯理偶得金球,胸前伤疤神奇愈合。卫斯理不解,求原教授解疑,遇见白素,二人携球出发去银月村一探究竟。白素的义父卫百里为寻回家之路,追踪金球下落来到白宅,白老大担心女儿与卫斯理的安危,令奇伟陪同义父追寻二人。杜鹃之夫莫山,追踪金球也来到原宿,以一粒宝石骗得袁沅吐实,知道金球被卫斯理带往银月村,趁人不备掳走齐白,赶回银月村。

第二集

卫斯理、白素被银月村当成带来灾难的一男一女,遭村民追杀,得知金球乃是银月村至高无上的圣物,危急间将金球藏入山洞,随后而至的齐白被催眠,受控于莫山,卫斯理只觉齐白举止奇怪,不知身边安了一颗不定时炸弹。

卫百里领奇伟闯入银月村,发现一村之主母杜鹃乃是自己旧日情人,但杜鹃矢口否认,反而安排要溺死二人,被卫斯理所救。卫百里不但不怪杜鹃,反倒自责甚深,誓言留在银月村等杜鹃回心转意。奇伟对义父的反常举止,大惑不解。

卫斯理、白素误入灵洞,发现受陨石辐射昏倒的丁巴和莫莹,救出二人却被指控会给全村带来灾难,混乱之际,奇伟救走了落水的莫莹。这时原宿的贪财婆袁沅,发现宝石变成了石头,气得要去银月村找莫山评理,众青年只好随往。

第三集

原本孤芳自赏的莫莹,对奇伟悄生爱意,为解救被杜鹃软禁的白奇伟等人,向母亲及村民假传天神旨意,杜鹃不为所动,好像全不把支持她统治银月村的神迹看在眼里。

莫山回到村里,见到卫百里,对他有很深的敌意,两人似颇有宿怨,杜鹃告诉莫山她留下卫百里的命只是为了让他亲眼看到自己唯一的亲人死去,卫斯理从杜鹃复杂的眼神中,预感到这个蛮横的女人与自己的身世有着某种关联,对她口中卫百里“唯一的亲人”是不是指的就是自己更生好奇。原宿一家人一路追寻莫山踪迹,亦来到银月村河畔。

第四集

卫斯理追问卫百里是否是自己的亲人,卫百里吞吞吐吐不肯承认。杜鹃加快年轻时与百里的一幕幕:想到自己与百里约定私奔却遭背叛,反回金球失窃之事被银月村捕获叛了火刑。

百里惊慌失措,祈求杜鹃放过二人,莫莹再一次谎宣天审旨意,私救奇伟等人,被父亲揭穿,被父母囚禁房中,莫莹担心奇伟等人的安危,指使丁巴营救卫斯理、白素,都告失败。卫斯理被绑在火刑柱上面临死亡,苦求百里说出真相,百里终于告诉卫斯理,自己是他的亲二叔。

第五集

卫百里说,当年卫斯理的父亲因为受到陨石的辐射,痛苦至极,为解除哥哥的痛苦,百里亲手杀了哥哥,卫斯理并没有责备二叔,只是为自己于找到亲人而感欣慰。莫莹在软禁中心急如焚,并对父母的固执已见强烈排斥。

袁沅在崇山峻岭洞中无意中捡到卫斯理收藏的金球,带着金球来到银月村,被村民误以是来送圣球归位的天神使者,误打误撞将卫斯理和白素救下火刑架。齐白趁人不备抢走金球,原宿弟兄得知齐白是被莫山催眠,失去神智,大费周章的解除了莫山的钳制,齐白清醒后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百里挟持杜鹃,责问她为何要置自己和一干亲朋好友于死地,杜鹃责他背信,并说自己的性命是莫山给的,除他之外的任何人和事,她都不再关心。
第六集

卫斯理、白奇伟、原振侠三人,发现山中有强烈的电流,探察来源时陷入岩壁机关,三人在密道中发现大型发电机,它不但可以供应电源、制造地震,还能制造“神迹”、敲响“金钟”。莫莹为了稳住杜鹃,发誓做个好圣女。原父确定莫山就是二十年前留德回国的工程师,银月村所有神神怪怪的现象,都是他为杜鹃在银月村的统治地位而设计的。

白素以替袁沅寻财路为由,率众人携带金球进入灵洞,天凤为将圣球归位亦随同出发。几经周折,莫山和杜鹃的诡计被揭穿,莫山假借跳崖升天掩人耳目,掳走白素。

第七集

莫莹沉浸在丧父痛苦之中,对母亲所做的一切,表示异议,并声称并不相信天神的存在,一切的一切都是母亲的刻意安排。

百里见杜鹃丧夫,以为可以旧情复燃,再三邀请杜鹃随他去找回乡之路。杜鹃谎称要为亡夫守节而婉拒但眼睛中并无哀伤之色,引起卫斯理怀疑,判定莫山未死,但莫莹不信,她故意让卫斯理绑架自己,向母亲提出交换白素,测试父亲是否尚在人间,并且真的绑走了白素。

爱女胜过一切的莫山担忧莫莹安危,决定以白素换回女儿,不料中途白素趁其不备而逃脱。

第八集

逃出魔掌的白素与卫斯理半路相遇,为顾大局以及白素自身安危,二人商议,托袁沅相助,将白素送回杜鹃身旁,因为最危险的地方亦最安全。卫斯理和百里等人则根据从金球上显示的图形入灵洞探秘。

莫山不知卫斯理已经救回白素,救女心切下终于露面,但担心手中已无筹码会给女儿带来不测,决计要赶在百里等人之前进入密室,准备给众人迎头致命一击。一路上卫斯理看到莫莹连续呕吐、昏倒的迹象,忧心忡忡,担心她会像受到陨石辐射的父亲一样,痛苦而死。。。。。。

第九集

卫斯理设计逮住了莫山,告诫他为报复卫百里而失掉爱女实在不值,并坦言莫莹被绑全是她自己的意思,只为了查清从小深爱不疑的父母亲到底欺骗过她多少事。当莫莹终于看到了真相,发现所有伴随她长大的“神迹”都是父母制造的谎言骗局,莫莹痛心疾首的不愿再回到生她养她的银月村,不愿再面对如此的父母。莫山伤感,失掉了斗志,卫斯理放走了他。

取得“边地地图”的白素,一路追赶卫斯理等人,杜鹃为了丈夫、女儿以及宝藏,在卓勒的陪同下踏出二十年来从未离开过的银月村。为骗取爱女的感情,莫山不惜使用苦肉计。莫莹听到莫山的述说,见到父亲为自己流的血,感动之余,决意陪同父亲返回村落,不料,白奇伟、卫斯理、齐白三人喝下了丁巴提供的饮水,竟无端中毒昏倒。

第十集

原来杜鹃命丁巴跟随莫莹离村,早已交代了任务,要丁巴藉机毒死卫斯理等人,但丁巴并未听命主母,他事前说出真相,卫斯理装中毒,只为了逼出杜鹃和莫山,这使得莫莹与父母的隔阂一再加深。

卫百里为解除杜鹃的心结,说明自己当年是为了解救卫斯理的父亲而延误了与杜鹃的私奔之约,当他赶到约定之地,杜鹃已失去踪影,原来杜鹃是被银月村村民绑走,追查金球下落,又要烧死杜鹃以平息“神的愤怒”,这时入村探勘的莫山出现,制造“神迹”震住村民,并把杜鹃抬上“主母”的高位,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深爱的杜鹃,一再要置卫百里等人于死地,也是怕杜鹃又跟卫百里离去。。。。。。杜鹃醒悟自己误会了卫百里,无奈时光飞逝,自己与莫山夫妻多年,又有了女儿,一切已不能再回到从前。

卫斯理与二叔未找到回乡之路,却破解了银月村多年以来的封建迷信,不枉此行。看到一无所有的丈夫、受;辐射的女儿,杜鹃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悔恨不及。袁沅虽未得到宝贝,但总算开了眼界,亦乐在其中。莫莹这位可爱的女孩,将会是奇伟心中永生难忘的“圣女”。。。。。。
第三单元 《红岩天书》

第一集

原宿突遭偷窃,卫斯理紧迫神秘人,反被其所伤,发现此人名叫唐泽,来历不明,却具有超能力,有野兽般的直觉,他向原教授要求的,是当年原教授好友祈威教授委托保管的资料。

专营文物倒卖的巫群视钱财如命,冒充自己是祈威之女,在苟大、苟小的帮助下,对唐泽本人及原教授保管的资料志在必得。

专以追捕人犯领赏的猎人组织头领芝麻,手下有两个笨手笨脚的姐弟祈珍、祈宝,他们才是祈威教授的亲生儿女,他们接到的案子,正是追踪巫群的行动。

第二集

诡计多端的巫群,软硬兼施,骗得唐泽手中的资料袋,未料袋中并无巫群的客户需要的资料,唐泽发现自己被骗,返回原宿寻找卫斯理,经过几番接触之后,发现卫斯理为人正直,终于敞开心胸向卫斯理坦承,自己体内基因突变,竟成半人半兽,而迁居他今天的处境,全是因为祈威教授试验提高人类潜能的失败所致。他长大后到处找寻失踪了的祈教授,希望从他留下的资料中,找出解除自己痛苦的方法。

袁沅巧得内容中充满了图文符号的这份资料,信心为是天意,偷习“天书”后将烧毁。

纯情少女祈珍,对卫斯理的英姿潇洒爱慕不已,声称自己是上天派来保护卫斯理的人,在卫斯理被巫群暗算受伤后,将他带回猎人总部悉心照料。

第三集

唐泽为白素的善良所感动,脱衣显露身上的鳞片,胸腹的鱼鳍和手上的蹼等种种类似兽的痕迹,而且声言兽征正在不断增长。白素见状震惊,许诺为他找到天书治疗。

卫斯理假做伤重而改写病历,想查出巫群、芝麻的真实身份,不料被芝麻识破,并将他囚禁猎入总部。巫群利用唐泽的不凡身手到处找卫斯理想寻回天书。

第四集

卫斯理断定巫群的目标就是唐泽这个变种人和传闻中记载了生命秘密的“红岩天书”。谁知齐白对假扮成祈教授私生女的巫群心生情愫,令卫斯理左右为难。 

令人欣喜的是,在原宿镇上一个小石碑铺中,终日喃喃自语的疯老头,竟然就是失踪多年的祈教授。齐白无意中把祈教授行踪告诉了巫群,巫群将祈珍所说的儿时往事告诉祈威,疯老头信以为真,取出他收藏的“红岩天书”复本委托她交给原教授,巫群大喜过望,以为买家允的十万银元唾手可得,不料再次失算,原来早已被日本关东军折磨的精神失常的祈威,误把“林觉民与妻诀别书”交给了巫群,巫群气得丢了一地,被唐泽、奇伟和白素拾回来,细细研究,竟发现这份文件用特殊方法处理后,表面文字退去,露出来的,是一张通往“永生殿堂”的地图。

第五集

找不回天书的唐泽,身体发生着奇异的变化---鳞片速增,兽性大发。白素同情他的不幸遭遇,将唐泽收容在自己家里,无微不至的照顾他。

这时白奇伟因为找不到卫斯理,认定是芝麻绑架了他,请来一张逮捕令,先把芝麻关近大牢再说。谁知芝麻来头太大, 竟有大军阀出面保她,奇伟犯了牛脾气,宁被撤职也不肯放弃修理狂傲自大的芝麻。芝麻在牢中大发雌威,宁可牢底坐穿芝麻出狱,反被她责骂。

袁沅经不住百元大钞的诱惑,又拿不出被她烧毁的“红岩天书”,竟伪造了一份与巫群进行交易,巫群欣喜而走,不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又上了一回当。
第六集

唐泽彷徨人兽之间,齐白沉迷于对巫群的迷恋,躺在猎人总部客房床上装病的卫斯理,告诉齐白他迷恋的纯情女子,却是江湖上臭名昭彰的文物倒卖贩子巫群,但齐白还是割舍不下这份情感。

奇伟因开罪芝麻终于还是被撤职了,芝麻通过关系又给奇伟弄来了复职令,并求奇伟带她去找祈教授,因为她才真的是祈教授失散多年的私生女。白奇伟的倔脾气再犯,撕碎了复职令,却答应带芝麻去见祈威。

第七集

卫斯理从祈威口中模模糊糊听到,“红岩天书”乃是一本通往“永生殿堂”的秘笈,急于告知唐泽,唐泽却失去踪影,原来失掉耐性的巫群,带手下追捕唐泽,唐泽受伤不敌,躲入深潭一日夜,齐白得到消息前去搭救,在潭中救起已经昏迷的唐泽交给白素,竟看白素对唐泽的过分关心,担心白素因怜生爱,赶快向卫斯理报告。卫斯理大急,在祈珍的帮助下,离开猎人总部赶回白宅一探究竟,不幸又中了巫群手下的埋伏,祈珍为救卫斯理被手榴弹炸伤。

奇伟找到了祈教授在石铺中刻的所有石碑,发现碑上各种符号拼凑起来,就是一份复制的“红岩天书”,奇伟急抄天书。芝麻见祈珍为救卫斯理受伤,激动非常,不自觉间亲情流露。卫斯理开始对芝麻的身份起了疑心。

第八集

白素的异常举止,终于让卫斯理打翻了“醋坛子”芝麻对此兴奋异常,一反常规,允许卫斯理出外,并无偿提供卫斯理所需要的一切,她的用意不过是帮祈珍赢得卫斯理的心。卫斯理、奇伟夜探山林,寻找“天书”中所描绘的地点,遇见神秘的蓄发僧人石清一郎,很可能就是当年关东军留在中国作谍报的特务。

第九集

振侠、长青为使齐白醒悟巫群不是善类,千方百计追踪调查,证明巫群私下跟日本买方联系出卖国宝,无奈齐白已经爱之深切无法自拔,甚至挺身为巫群挡了一枪。

芝麻自己乃是祈威的私生女,与祈珍、祈威抱头痛苦相认。白素真情流露,向卫斯理道出自己照顾唐泽以后,才知更思念卫斯理,也才更对唐泽的同情和对卫斯理的爱情是如此不同,卫斯理深感欣慰。石清一郎为得到红岩天书和唐泽,对众人疯狂的展开追杀。。。。。

第十集

众人终于进入“永生殿堂”,不但寻得刻在奇形金属石碑上的天书,还见到众多史前生物,判断这个深藏在矿穴中,空气却清新流通的密室,可能是更高科技的外星生物在地球上留下的、研究生命奥秘的实验室。然而唐泽却不能离开此地,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停止他向兽性转化,也才可以保住他作为人的尊严。

巫群失算险遭石清一郎毒手,面对齐白对自己的真情,巫群决定选择离去,以便日后以一个崭新的面目再见齐白。石清一郎自食其果,终丧生于“永生殿堂”。卫斯理、白素见到渐恢复成常人的唐泽,放心离去,期盼有一天他能离开实验室,回到真实的、有着正常生老病死过程的人类社会。
第四单元 《蓝色情迷》

第一集

白宅无端“闹鬼”,一个蓝衣蓝面的女子闯入,刹时间天地变色,琴键无人自弹。白老大赶回,一声爆炸巨响,白宅震毁,只留下一张白老大手写的乐谱,一滴遗留在窗台上的蓝血,白老大却神秘失踪了。

卫斯理在龙王庙救下了被用来当作祭品的女子小乔,发现她背上与自己有着同样的刺青,领她回原宿。

白素一边替父代理九帮十八会的业务,一边焦急地寻找父亲的踪迹,白素从蛛丝马迹的线索认定是小乔绑架了父亲,要抓走小乔,遭到卫斯理阻拦。但当卫斯理发现小乔流出的是蓝色血液,开始疑心自己是不是保护错了人。

第二集

纯真、无邪的小乔,道出自己的来历,并恳求卫斯理保守秘密。原来,小乔来自银河系以外的深蓝星球,在和姐姐乘宇宙飞船游银河的途中遇上了流星雨,启动了逃生设备---也就是皇陵中的那座类似石棺的飞行器来到了地球,而姐姐,就是在地球上失散了多年的大乔。

白素寻父心切,会见神秘女郎---天蜂帮帮主大乔,大乔坦承绑架白老大,只是为了想一统江湖。

袁沅财迷心窍,在原宿大院埋了十几个铜人冒充文物,被专家指出是借机敛财,害得原教授被文化厅革职,并派孙师长的副官胡魁接替。独自流浪多年的小乔,听卫斯理提及大乔的下落,终于凭手上的戒指发出的电磁波找到了姐姐。

第三集

卫斯理想帮白素分忧解难,誓言寻回白老大;白老大的手下杜威串通大乔,欲夺帮中领导权,抓住了卫斯理收容小乔的事实,栽诬他是女王蜂大乔放出的诱饵,白素兄妹虽然对卫斯理有信心,但九帮十八会的长老们却大力排斥卫斯理,逼白素与他划清界线。

胡魁的女儿,清丽可人的胡莱来到原宿,让原宿三兄弟惊艳余彼此争风吃醋起来,谁知胡莱性情娇纵,整的三人有苦说不出。

白素不肯屈服于大乔的要挟,动员所有力量又找不到白老大,卫斯理出面,求小乔说出了大乔的巢穴,单枪匹马上门。大乔与卫斯理初次见面,无比震惊,因为发现,卫斯理竟是自己念念不忘的情人---宇宙浪子。

第四集

卫斯理在小乔的暗助下救出白老大,送到原宿暂避。小乔向姐姐坦承是她放走了老大,不料大乔一笑了之,大乔说这是自己有意的安排,因为她跟宇宙浪子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现在有了可以重圆旧梦的机会。

奇伟见到住在原宿大院的父亲,白老大对奇伟说希望卫斯理可以照顾女儿一生,并取出亲手书写的字条“救白老大者娶白素”,让奇伟带回,只为让卫斯理在九帮十八会中有立功机会,好顺利成为自己的女婿。

不料风波再起,白老大突然不能言语行动,像一具进入冬眠状态的行尸走肉,卫斯理认为解铃还需系铃人,不得不把白老大送回乔宅,求大乔解除白老大的急冻状态。白素不明真相,又有杜威煽风点火,免不了对卫斯理又把父亲送回虎口的举动很不谅解。卫斯理夹在大乔和白素之间左右为难,但是对大乔明言,他对宇宙浪子一事一无所知,一生一世他也只爱白素一人,大乔解释不清,只好运用手镯的功能,让卫斯理看到了两个人从前经历的事情。

第五集

大乔为挽回卫斯理的心,以为只有把白素嫁给别人,卫斯理才有可能回到自己身边。她利用杜威的野心,许诺会帮杜威坐上九帮十八会的龙头宝座,并娶到高不可攀的白大小姐,杜威欣喜若狂,任凭大乔摆布。

白老大的一张手书字条难倒了孝女白素,她担心卫斯理救不出父亲,自己不得不嫁给别人。善良、柔弱的小乔为搭救被姐姐困在光学栅栏中的卫斯理,耗尽自己的能量,病倒在原宿大院,具有正义感的原宿三兄弟,与正在跟长青谈恋爱的胡莱,为帮卫斯理分忧,决意帮助白素寻找白老大。
第六集

杜威向白素声称救回了白老大,希望白素能够遵守白老大立字据许下的诺言,以掌上明珠下嫁。白素咬牙点头,条件是必须先见到父亲。志得意满的杜威,在运送不能言语行动的白老大途中,碰上正到处找白老大的原振侠四人,白老大被调包,杜威在成婚之日无法交出白老大,错失与白素的良缘,卫斯理通过重重阻拦见到心爱之人,宽慰白素,一定不会让她委屈下嫁杜威。

皇天不负有心人,杜威与卫斯理和原宿三兄弟连番斗智后,白老大再次被卫斯理救回。小乔也再次用戒指的能量治好白老大,杜威见势不妙,逃之夭夭。为消除帮中的明争暗斗,白老大毅然解散九帮十八会。

第七集

九帮十八会的解体,使杜威诡计落空,更使他对卫斯理充满仇恨。大乔以杀死白素作威胁,强逼妹妹毁掉白素容颜,小乔无奈应承。众人听说白素面容被小乔所毁,震惊又愤怒,振侠悔恨不该爱上这种心狠手辣之人,誓言不再见小乔。谁知这位善良的女孩,为了白素的安危,宁可背负冤屈,也不愿透露白素的下落。

杜威将卫斯理和白素出现上海并准备成婚的行踪通报大乔,大乔不信卫斯理会跟面目全非的白素结合,急往上海一探究竟。白素果然并未毁容,而且跟卫斯理忙着筹备婚礼。二人穿着婚纱幸福嬉闹的温馨场面,无疑如一根根钢针,穿透了女王蜂那颗毒辣的心。。。。。。。

第八集

贼心不死的杜威,贪得大乔许诺的天蜂帮副帮主之位,枪伤白素,白素对他的执迷不悟痛心疾首,卫斯理觉得这样的人渣应该由警方法办,劝白素不要再涉及江湖中事。原振侠愧对小乔,更坚定了对小乔忠贞不渝的爱情,四青年将罪孽深重的杜威交给白奇伟,在带他回警察局的途中,遇到女王蜂袭击,奇伟随车被大乔手镯发出的镭射激光炸飞。。。。。。

第九集

白素守侯在奄奄一息的哥哥床边,心力交瘁,卫斯理想出以假手镯调包大乔的万能手镯,希望让奇伟起死回生,不幸被大乔识破,小乔不惜耗损自身能量,自告奋勇的以自己的戒指使白奇伟奇迹般地康复,原宿上下还来不及庆贺,已陷入一片愁云中,因为原宿依靠铜人、遗址一事引来官方严厉追究,胡魁连夜畏罪潜逃,将爱女托付长青,原宿上下人心惶惶,贪得无厌的袁沅悔不当初。

白素单枪匹马闯入乔宅,看到虚似实境中宇宙浪子与大乔的爱情故事,疑信参半。二女一言不和大打出手,大乔狠心要置白素于死地,卫斯理在紧要关头现身,替白素挡了子弹,他的眉心中枪倒下,白素震惊。。。。。。大乔震惊。。。。。。

第十集

大乔对宇宙浪子的真情流露,竟用尽浑身解数救活卫斯理。卫斯理在生与死的轮回中,看到大乔为宇宙浪子所做的牺牲,对自己究竟是谁,心中充满迷惘。大乔的舍身救己,让卫斯理深受感动,愿意陪大乔回故乡深蓝星球,去查清自己的身世之谜,白素要出言阻止,却怎么样都开不了口。

杜威终于死在卫斯理枪下。原宿大院中桑秋雨竟奇迹似的随石棺回到地球,更带来了卫斯理神秘的身份证明。历经无数风雨、坎坷,卫斯理明白,身世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与相爱的人厮守终生。

大乔回归深蓝星球途中战胜了自己,放卫斯理重回白素身边,将宝镯托卫斯理赠与妹妹,使小乔成为地球人,柳暗花明,艳阳高照,无数风波平息过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转载本剧内容请注明来源于Www.TvPaD.Cn电视本-剧情介绍搜索 与本剧相同片名:少年王(1) 上一篇:施公奇案II   下一篇:十二生肖传奇
ȫѶ ȫѶ IJ Ų Ͼ TT ͳ ij A8 K7 Ϸ ½ֳ ʹ